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邻家小妹

时间:2017-12-07 记得我读大一那年,邻家住了一个念国三的妹妹。别看她才不过十五岁,但是她的那付傲人的身材,已经发育得丰满健美。她名叫海裳,但我都习惯性地直称她为小妹。她身高有大约165左右,一脸日本娃娃般的可爱模样,腰部细小,然而上围却尤其地突出,有如两颗木瓜似地,真还有点儿为她担心身躯是否会承受不了那重量啊!
由于我是这附近一带着名的「状元郎」,所以陈阿姨,也即是小妹的母亲,就常常要她如果有任何功课上的难题,就来问我。可能是小妹的头脑真的不大好,有事无事三天两头就跑到我家来,要我为她解说作业上的问题。
小妹到我家时,就常常穿着薄薄鬆弛的T恤。她那胸口间露出的深渊乳沟,真是让我想入非非。好几次窥瞄着她衣间里那连内衣都遮蔽不住的雪白巨乳,好想就此伸入手去抓弄它一把。还有就是,她时常老爱和我嬉闹,有时候闹了一闹就会有意无意地坐到我的腿上扭打,偶尔还不知觉地坐到我的老二上扭摆,真她妈的刺激得令我勃起,几乎就差点控制不住了,害得我立即得冲去厕所内,自我安慰一番来熄灭我胸口的火焰…
然而,一个人的忍耐性终究是有极限的。这一天,「事件」终于爆发了。那在一个的炎热的下午,如往常一样,从校园回到家里时就只有我一人,换了一件鬆散的短裤子,便累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没一会儿竟然便昏昏地睡了去。
也不晓得到底睡了多久,矇眬中,我感觉好像有人走了进来,这才忆起自己刚才忘了把门锁上。我慌地睁开着眼,但却被那浓厚的眼屎给闭封着,只微微地瞇开了一条眼缝来,隐约看到是小妹进了来,也就鬆了一口气。我随即地继续假装熟睡,想在她近身时,好好地吓她一吓,谁叫她平时也老爱戏弄我。
「哥哥啊…阿庆哥哥…」只听小妹轻轻颤声地呼唤了我两声。
我没回应,打着深呼,继续装睡着。然后我才又偷偷地微张瞇视了一下,竟然察觉到小妹的脸色似乎有些异样。只瞧她傻呆呆地站在我身前,一脸惊诧地凝视着我的下方,然后缓缓地伸出了手,轻轻地在我下体触了一触。
突然之间,只觉的下体一阵快感传来,我吓了一大跳,原来我的阴茎竟然不知何时地露出在裤子外,而看在眼里的小妹,心中有如小鹿乱撞,禁不起好奇心地便用手指去动了一动我的大龟头。
不知为何男孩子在睡觉时,阴茎总是会硬勃起来,我也常这样。这次在睡梦中,好像是做了什么好梦,阴茎又硬了起来。由于因为裤管子即鬆又短,而我又有在家不穿内裤的习惯,所以阴茎就这样地溜露出裤子外面来,翘得直挺挺的。
小妹看我没有反应,还在打呼,就更靠近过来,大着胆子地,以那嫩柔的小手,轻微握把住我那温热的阴茎上。她心绪惊颤时地不时回过头来看我是否醒觉,手中的力气且逐渐加强,并开始在上下套弄着。
我忍着那一股莫名的刺激感,继续装着死睡,并不时地瞇着眼窥瞄看看小妹在弄些什么。只见她套弄了一阵子,先是迟疑了下,然后就伸出小舌头,用舌尖微微地舔着了一下我那热红的膨胀龟头。
「嗯…嗯嗯…」我忍不住那突来的快感,轻轻地呻吟了数声。
小妹一惊,竟坐落在地。但回过神来看到我仍然是闭目睡着,便又提起了大胆子,狠下心来,一口把我的大老二给含入口内,并缓和地一吞一吐地把我的阴茎吸含着,害得我快感一阵阵的传来,却又不敢乱动,怕惊吓她看我醒来后,觉得尴尬,更怕的是她就此停止那令我欲仙欲死的舒爽口交活动。
妹妹大概认定我睡死了,于是开始在我身上摸来摸去,好痒啊!我还忍住不出声。她另一只手渐渐地她移向下面,到了我的小蛋蛋那儿,开始不停地抚摸着,嘴中的抽动也没閑下来,只听得她口腔发出了贪梦的「嗯…嗯…」喘息声。
「嗯,不错,竟然是一付训练有术的样子」我心中暗道。
我继续装睡,心里盘算捡了个便宜,任由她饥不择食地吸啜着我的阴茎。过了不久,我实在是兴奋得忍不住了,冷颤了一抖,就在一瞬之间,把精液都射洒入她的嘴里。
小妹来不及反应,把一大半的热衷浓液都吞入到喉咙里去。她后来才赶紧地从裤带里抽出了小手巾,清理一下嘴,然后再擦了一擦我的龟头,把它弄乾净后,便小心翼翼地把那洩了气的肉肠给微巧地挤进回裤管里,再装作没事的样子,将我摇醒。
「咦?小妹,妳怎么地进来了?天啊,我正睡得爽爽地,竟然被你给弄醒,真是的…」我懒洋洋地伸了个腰,坐了起来,假装埋怨说道。
这时,我看到她嘴唇边竟然还有残余的淫秽物,禁不住地哈哈笑了起来,问她那嘴边的是什么。小妹惊吓呆了一下,却想了想后,赶紧用舌头舔弄乾净。
「喔!阿…阿庆哥哥,没…没有啦…我…我刚才吃着麦芽糖,不小心沾在嘴唇边啦!」小妹忙解说着。
「哈,那麦芽糖好吃吗?」看她有如三岁小孩子般说谎的尴尬模样,我不禁又故意地问道。
「嗯!好…好好吃啊!我下次来,也弄一些给你吃。」她立即回着。
「嘻嘻…别开玩笑了!我才不吃那从阴茎内流出的『麦芽糖』哩!」我吃笑地摊开了牌来。
这顿时让小妹惊呆了下来,四目对峙久久不发一言。
「我说小妹啊…妳太过分了吧?要玩也不通知我一声,自个儿玩、自个儿吸,妳把我当成你的玩具啊?」我先开口了。
「阿庆哥哥…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睡着了嘛!所…所以我才…对不起啦!不然你想怎样嘛?我…我拿零用钱来赔你好了!」小妹结结巴巴地为自己辩护,企图掩饰自己的行为。
「呦,我拿妳那点点的零用钱做啥,买康有力都不够,而且妳刚才还让我发射一次宝贵的精液咧,妳那点钱哪够啊!」我戏弄着她说。
「谁…叫你睡觉都不关门,还…还露出那死鸡鸡,害得人家…人家才会…会…做那…那举动嘛!」她讲得似乎都哭了出来。
看小妹这般委屈的模样,我也再不忍捉弄她了。我想她刚才颤惊惊地也玩得很不爽,乾脆就让她无虑地好好发洩一次吧!
「嘿,别这样子啦…别哭嘛!小妹…来…过来…」我一边逗着她说、一边把她给拉进我怀里。
我把短裤给拉下,藉势翻了个身让身体平躺,然后按着小妹的头往下推至在我膨胀的肉棒前。她吓了一跳似的企图往后退着头,然而被我那按在她头顶上的手压给阻止了。她凝视着那高挺的肉棒,怔了数秒钟,之后还是慢慢地靠了过去,用那润湿的香舌舔弄着我的龟头。
没过多久,我见小妹已经完全投入了,大概是还穿着短裤的关係,所以她的行动似乎有点受限,我便索性站起身来,自身脱了个清光。
小妹似乎有点心急了,也开始把身上的T恤给拉上,扔落在地,然后脱下短裙。此时,她就只穿着近身的内衣裤;只见那窄小的奶罩间,露出了大半部的雪白乳肉。而当她的手解开罩釦的那一刻,两颗巨乳就弹露了出来,令得我的老二也不停地颤弹着。看来她似乎下定决心完全拨出去了。
她就这般地站在那儿让我欣赏了片刻儿,然后便以左手做圆弧形的抚摸,压按着自己右边的挺硬乳房、右手则伸入了那小内裤里,开始地轻微搓揉着她的私处,口中愈发出了动人的微弱呻吟浪声。
我张大了嘴,口水差点流了下来。不过我知此时尚不宜有所行动,免得打草惊蛇。于是我按耐着冲动,继续呆观望着她的表演。
小妹继续扭摆着蛇腰,撩弄着自己的身躯。她几乎酥得连脚都站不稳了,过了不久便坐落在地毯上,并开始缓慢地褪下内裤,露出黑鸦鸦地一片壮观的黑森林!
哗!我竟然都不知道她已经如此地成熟了。只见她双腿张得开开地,并以手掌心摩擦着那两片润湿的大阴唇,两只媚眼直瞪着我,不停地重重喘息着。
「阿庆哥哥,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看我们这个样子?那个曾经寄住在我家的二表哥,从我国一开始,就经常在夜间时偷窥我自慰…」她骄声细说着。
「噢!那…妳有没有…被他上了啊?」我急急问道。
「人…人家…是被他诱迫的啦!那是在半年前二表哥搬出去的前一个月发身的。我那时正在…在玩自己,而表哥就闯了进来,后来就…」小妹低着头叹着气说着。
「啊哟!小妹竟然不是处女了呀!唉,难怪她的女人味那么浓,身材越来越棒,还对性爱手法挺熟练的…」我自言自语地低估着。
这时,小妹爬了过来,用那深情脉脉的眼神瞄了我一下,接着便将我的肉棒子握起,先用舌头轻点着龟头,然后整支地给含入嘴裏。
「啊!哦…哦哦…好爽啊!」我不禁也呻吟起来。
我心头一把无名火开始燃烧起来了。不管那么多了﹗我奋然起身,将小妹一把抱入睡房里,然后继续我俩的性乐趣。
小妹可真厉害,嘴巴使劲不停地深吸着我的肉棒,一只手玩则抚摸着我那两颗小肉蛋蛋,真爽到骨里去啊!我的老二被小妹吸啜得愈加勃胀,没过一会儿,她便爬到我身上,两腿跨坐在我的下半身,开始用她的妹妹摩擦我的弟弟。
「咦!怎么都不插进去呢?」瞧她摩了这许久,却没做任何下一步的行动,我不然地暗自疑道着。
我被她擦弄得按耐不住了,于是伸出双手紧握向她的腰部,用力地往下按去,那大龟头就直顶插着小妹的阴户。然而,在龟头刚推入小妹的阴缝不到两公分,居然又被她挣扎脱出。
「阿庆哥哥,你…你…你要干嘛?怎地…用那肉肠来插我啊!这可不行的啊!」小妹的表情有些讶异地说道。
「喂,难道妳和妳那口子就只在体外这样玩啊?」我惊诧地回问着。
「不然…怎么样嘛?表哥就教我吃香肠,还有是用下体在他身上摩擦着啊!而且没摩几下她就出尿了…那像你啊!」小妹解说着。
「我怎样?我可是会令妳更加刺激、更加爽的啊!」
我知晓她还是个处子之后,兴奋得忙用手不安份地搓着她的大奶子。呵,总算让我逮到个机会又有处女蚌肉吃了。搓着搓着,我要小妹跨到我身上来,两手按在床面,蹲跪着屁股对向我的脸。
我的手和舌头,开始撩弄着她的私处,小妹禁不住浪声连连地叫喊了起来。
「阿庆哥哥让妳舒服了吧!」我笑问着。
我两手伸向她胸脯前,抚摸垂悬在那儿不停晃动的木瓜乳房。她的这种跪姿,让乳房看起来更为大了些。
「哥喔,妹妹…好…好爽啊!啊…啊啊…好痒…痒…啊啊啊…」她声似哀鸣,留着乌黑长髮的头却有如鬼附身地狂摇晃着。
「小妹,妳…妳怎么…那么快就湿了,是不是想要了啊?」
「嗯…嗯…我…要…我要…」她哀求着。
小妹不等我动作,便自个儿翻转过身坐在我的弟弟上,并一手扶着我的弟弟,摸索了一下便插摆在她阴唇缝隙之间,推坐了下去。
「喔,非常的紧啊!插得连我都有点痛,也难怪小妹疼得连脸蛋都似乎苍白了起来。」我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