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逍遥小散仙 第三集:骷髅魔军 第三章 群魔乱舞

时间:2017-12-07 昏迷的水若呻吟了一声,小玄不知她摔着哪里,骂自己声该死,急抱起玉人跃出石廊,滚入廊侧的花木丛之内,不过瞬息,果见骷髅老祖疾掠追至,通体拖曳着血赤的焰光,在幽暗的廊道中显得妖异无比。
  「快快过去吧!」
  小玄心中不住祈祷。
  岂料骷髅老祖倏尔伫足,似乎觉察到了什么。
  小玄屏息静气,透过花木盯着静立聆听的魔头,此刻只恨自己的心跳声太响了。
  骷髅老祖仿如入定,廊中一时静得落针可闻。
  戴着七邪覆的小玄纹丝不敢动弹,忽然注意起怀里的女孩,如电流窜纷杂不清的感觉中骤有一样强烈起来,蓦尔口乾舌燥,心脏不可抑制地通通剧跳。
  水若依旧昏迷,体绵如酥,神态慵媚,不知自己正要命地诱惑着别人。
  小玄拚命收摄心神,感觉却不听管束的越来越敏感,女孩温软芬芳的身子,滑若丝缎的肌肤,甚至吹气如兰的呼吸都在他脑海里一一放大,竟引惹得某处不合时宜不可遏制地膨胀起来。
  「该死该死!这时候居然还心猿意马!」
  小玄狠狠悄骂自己一句,突然有所醒悟,赶忙去摘脸上的面具。
  然而七邪覆竟似生出一股强大的莫明力量,可怕地操控着他的意志抗拒着。
  小玄暗暗心惊,咬了咬牙,终于撕似地将面具扯了下来,背上已是大汗淋漓。
  「这东西太邪恶了!以后千万不能乱戴……」
  他拚力压抑着喘息,以最轻缓的动作把七邪覆收入如意囊中。
  「唔……」
  水若轻吟着悠悠醒来,迷迷糊糊望了男儿片刻,猛地惊慌起来。
  小玄见她张嘴欲叫,心中大急,不由分说就用嘴堵住了女孩的樱口。
  水若美目大睁,拚命挣扎起来。
  「醒得真不是时候!」
  小玄心中连呼倒楣,只极力压制着玉人,死死地吻着她。
  水若柳眉乍竖,贝齿倏地狠狠一咬。
  「呜!」
  小玄痛得失声闷哼,心知不妙,抱着水若跃起就逃。
  「果然在此!」
  骷髅老祖狞声追来。
  水若娇靥蓦白,立时明白了眼前处境。
  小玄没命狂奔,却发觉速度比先前戴着七邪覆时慢了许多,暗叫不好,赶忙颂念法咒,打算再施展一次星火飞溅救命。
  水若突然尖叫起来,小玄抬眼望去,竟见一只仿如沾满鲜血的巨大骨爪从虚空中钻出,迎面罩来,他正向前急奔,根本无法闪避,不及多想便把身子一侧,护住怀中的玉人。
  巨爪奔雷般扫中两人,小玄同水若如絮飞起,摔跌出十余步外。
  原来骷髅老祖生怕再度有失,遂施展出神出鬼没的冥皇之爪痛下杀手。
  水若如遭重锤,顾不得气血翻腾,一头扑到小玄身边,急喊道:「你怎样了?」
  见他一动不动,想起先前冰麒麟给捏得粉碎的情景,不由心寒胆裂,眼眶骤红了起来。
  「七绝覆在哪里?」
  骷髅老祖喝问着逼近。
  水若蓦尔抬头,咬牙切齿地盯着他,探手入怀。
  「小娃儿还有什么法宝?只管使出来吧。」
  骷髅老祖森笑道。
  女孩声如冰霜:「你敢让我念完法咒么?」
  「有何不敢,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法力无边。」
  骷髅老祖傲然道,距她三步立定。
  水若樱唇轻颤,开始轻轻颂念,咒语似乎极为冗长,许久未能念完。
  骷髅老祖双手负背,全然不将跟前的女孩放在眼里。
  水若怀中忽然红亮了起来,把衣衫渲染得如霞绚丽。
  骷髅老祖感应到一股强大的法能波动,神色渐渐凝重。
  「去死吧!」
  水若怒叱,手从怀内扬出,只见一抹赤光如虹飞贯,直奔骷髅老祖。
  两人相距极近,骷髅老祖自恃法力非凡,遂张爪迎向赤虹,剎那通体剧震,竟然连退数步,同时感受到一股刁烈异常的破邪之力透爪而入,不禁暗吃一惊。
  赤虹弹折向上,现如一粒滴溜旋转的殷红珠子。
  「辟邪霹雳!」
  骷髅老祖喝道,迎拒赤虹的骨爪蓦地通亮起来,随即延至臂肘,旋听一声爆响,变亮部分竟然炸个粉碎。
  不知是因灵力消耗极巨还是别的什么原故,水若竟娇喘吁吁颊如火烧,粉额隐现细细的汗水。
  骷髅老祖心中生凛,蓦地想起一个人来,森然道:「小娃儿,百宝娘娘是你什么人?」
  水若面笼寒霜,默不作声并指舞划,艰难地操御赤珠再度袭向骷髅老祖。
  老祖修为极高,一眼即瞧出水若功力不及,操御得十分勉强,威力并没有完全发挥,但辟邪霹雳散发出的破邪之力却是他的剋星,岂敢再硬挡,当下纵起闪避。
  赤珠愈旋愈疾,眨眼又化做了一道赤虹,追着骷髅老祖电掠飞贯。
  「莫非你是程兆琦之女?」
  骷髅老祖又喝,极力驰掠间,炸断之处竟然开始生长出新的骨臂。
  水若仍不言不语,神情越来越是吃力。
  骷髅老祖瞥见,心底一阵悄喜,这时他的骨臂已以惊人的速度再生至手腕,暗忖道:「据传辟邪霹雳专克邪灵,但其中也蕴含着强大的反噬之力,需得操控者有极高的功力镇制。这小娃儿修为尚浅,不但无法发挥最大威力,强御之下,反而可能给反噬之力伤到自身,嘿嘿……只要再耗上片刻,她多半会不战自败。」
  他盘算得正欢,突听后面有人咯咯轻笑,心中方惊,已见一抹紫光从胸口透出,真气及灵力顿如决堤般狂洩,骇然侧身,只见一个绝色美人掩口娇笑,模样既天真又妖娆,不是飞萝是谁。
  「又是你这婆娘!」
  骷髅老祖怒喝,捂着胸口摇摇欲坠。
  「没法儿,谁叫你这老妖怪如此厉害,奴家不得不偷袭哩。」
  飞萝笑嘻嘻道,没了袖子的雪腻左臂抡舞起来,旋即幻出重重曼妙残影,紫犀钗在空中一折,拖曳着奇丽异艳的芒彩再度掠至。
  水若也奋力急御辟邪霹雳,从另一侧夹击敌人。
  骷髅老祖歎息一声,似乎垂手待毙,但在紫犀钗与辟邪霹雳袭至的剎那,倏尔如灰散化,消逝无蹤。
  紫光与赤光交错掠过,两件奇宝皆尽落空。
  「灰飞烟灭?给这老妖怪逃了!」
  飞萝玉容透煞,遗憾得直跺脚儿。
  「师叔快来!」
  水若一头扑到小玄身边,心里又急又疼又悔,哭喊道:「小玄遭那魔头的毒手了……都怪我都怪我!」
  ******一幕幕诡异无比的画面不断闪现,小玄再次见到了那条挣扎于熊熊紫焰中的玉色巨龙,他正感迷惑,忽闻周围杀声潮起,神志骤时清楚了些许,但觉颈背所触温暖软绵,似乎贴着个女人,待要睁眼,岂知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把眼皮抬起,见是摘霞扶抱着自己,不由怔了一怔。
  「你可醒了!」
  女孩觉察,焦急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望见绘着无数玄奥图篆的壮观殿顶,小玄乍然清醒,惊叫道:「那老妖怪呢?水若!水若在哪?」
  当即挣扎欲起,却觉身若散架,半点力气都无。
  「别急呀!」
  摘霞忙扶住安慰:「你莫起来,那老妖怪已经给师叔打跑了,三师姐好好的呢……」
  她转面朝某个方向呶了下嘴,道:「你瞧,她不是在那边么。」
  小玄循示瞧去,果然看见了水若,她正与雪涵苦守殿侧一扇门户,抵挡着如潮涌至的大群双头骷髅剑士,而飞萝同李梦棠、夏小婉、方少麟则据守大殿正门,抗击着数目更多的各种骷髅魔怪,呼喝声、厉吼声以及金铁交击声此起彼伏,战况激烈异常。
  他转目望向殿心,瞧见崔采婷依旧在青石台上瞑目打坐,这才稍放了下心,喘息道:「外面的防线全都失守了吗?」
  摘霞点点头:「妖孽太多了,几乎所有残阵和陷阱都耗光哩,适才四师姐同方师兄弄断了吊桥,把整整一桥妖秽倒下了湖里去,可是还有这么多!」
  此时猛听顶上怪嘶潮起,小玄抬头望去,不禁脸色发白,原来一队骨翼骷髅从二楼阳台袭入,穿过阁廊,鱼贯杀进殿内,为首魔将手提一条银灿灿的骷髅头飞锤,正是在地狱之渊见过的破空将军。
  如此一来,飞萝等人上下受敌内外交困,处境越发艰险,拚力抵御之下,真气与灵力皆消耗极剧,幸有李梦棠在中间不断施展各种恢复术与补给术辅助,方能勉强支撑。
  「这样下去可不妙啊……」
  小玄心急如焚,正恨自己帮不上忙,但听怪笑响起,震得耳膜生痛,又见一员魔将自正门强行突入殿中,披束青碧鳞甲,握着一把双股巨叉,身型奇长,却是也曾见过的长骸将军。
  方少麟见大群骷髅魔怪就要随之涌入,心中大急,怒叱一声,挥棒迎上。
  岂料异变突生,猛见长骸将军把腰一摆,原本就奇长的身子竟不可思议地骤然拔得更长,绕过拦截,巨蟒般凌空捲来。
  方少麟目瞪口呆,闪避已是不及。
  旁边的夏小婉惊叫道:「小心!」
  她的灵力早就用尽,此际已无土精可供驱御,只好急挥手中的短锤奔去救应。
  长骸将军所持的双股巨叉如蛇信疾吐,瞬间刺到了方少麟的面前,眼看就要得手,倏见蓝影一掠,夹着烈风自侧袭来,声势骇人,他只好转叉迎击,电般搠入来者体中,同时右肩一下剧痛,粗如合抱树干的上身竟给震歪开去。
  「碰」的巨响,蓝影重重落地,现出一个高逾一丈通体湛蓝的崑仑奴来,自胸到腹给划开了一道既深又长的可怖口子,却无丝毫血液流溢。
  长骸将军痛得半边肩膀仿似碎掉,垂目乜去,见肩上护甲破了个大窟窿,不禁又惊又恼,抬头怒视敌人。
  崑仑奴毫不示弱,亦朝之龇牙咧嘴。两者虽在高度上差了许多,但身型皆伟硕诡异,彼此肌肉虬结盘错,气势更是棋逢对手。
  方少麟死里逃生,已是浑身冷汗,认得崑仑奴是飞萝的灵宠,大叫道:「多谢师叔相救!」
  飞萝盯着长骸将军喝道:「这妖秽定是用蟒类骸骨复合的怪物,具有变形之能,大家小心提防。」
  长骸将军大笑道:「没错,魔家生前乃百战上将,战死沙场后幸蒙老祖施恩,以千年蟒王之骸同吾合体,终得重生,如今魔家战力更胜从前百倍,尔等还不束手就擒!」
  这时大群骷髅魔怪趁势冲入,潮般涌进殿内,长骸将军威煞暴长,正要再度杀上,心中却猛然一震,硬生生顿住了身子,原来对面那蓝色怪物身上的可怖伤口正在匪夷所思地迅速癒合,暗骇道:「竟有这等快速自愈的能力,这家伙绝对是顶级的灵宠啊!我可莫要冒险……」
  遂将叉一挥,命令众部下杀上,自己则伺机待动。
  玄教众人此际已无险可依,灵力与真气又所剩无多,渐将防线收缩到崔采婷周围,苦苦支撑。
  青润的光华突然一暗,不断施展大範围补充灵力法术的李梦棠终于精疲力竭,萎顿坐地,玄教众人立时大受影响,防线破绽百出,凶险万分。
  一把令人胆寒的奇巨阔剑骤然砸至,击飞了夏小婉手中的短锤,凶神恶煞般的双首虎从魔群中现出,强行突入玄教众人当中,其后数名全副重甲的双头骷髅剑士跟着抢进。
  小玄大惊,一急之下,遂又昏迷过去。
  玄教众人大乱,眨眼间溃不成阵,密密麻麻的骷髅魔怪噩梦般从四周疯狂扑上。
  一直在青石台上瞑目打坐的崔采婷忽然睁开了眼,背着神兵的摘霞只感后背乍寒,入梦已铮然脱鞘,长眼似地飞入崔采婷手中……
  当小玄再次醒来之时,发觉竟是在不知多高的空中,入眼满天星光,週遭寒风流拂,迷迷糊糊地呻吟自言:「这回真的死了么?」
  「不许胡说!你不会的。」
  一个声音在旁响起。
  声音如此的熟悉动听,小玄大喜,转头望去,就瞧见了水若那张如花似玉的俏脸,又猛然发觉她正扶抱着自己,不禁心花怒放:「你……你……我们……你肯理睬我了?」
  水若娇靥绯红,只盯着他默不作声,微红的美目中蕴含着担心、喜悦、羞涩、娇嗔与泪水。
  小玄还要再说,却听旁边又有人道:「小玄,你觉得怎样?」
  他再转头,不由臊得满面通红,原来崔采婷、飞萝同几个师姐都旁边,说话的正是李梦棠。
  「我已用止枯回荣术暂时封住你的伤势,等脱离险境再替你医治。」
  李梦棠继道。
  小玄这才发觉众人都在入梦之上,瞧见正在御剑飞行的崔采婷,惊喜交加道:「师父,你好啦?」
  崔采婷点点头,望着他道:「支撑得住吗?」
  小玄只感胸闷欲窒身如散架,却忙道:「我没事,不过一点点小伤而已。」
  「都……都这样了,还说没事!」
  水若嗔道,满脸急疼之色。
  小玄瞧见,顿觉甘之如饴,一时觉得好过了许多。
  飞萝道:「妖势极大,只有暂避其锋,小玄你坚持一下。」
  御剑飞行速度惊人,须得乘坐者具备一定的真气方能承受,小玄此际真气尽失,况且又身受重伤,无疑雪上加霜。
  小玄深明眼前处境,故作轻鬆道:「没问题。对了,适才怎样脱险的?」
  夏小婉便向他简单扼要地述说了经过。
  原来崔采婷在危急之时终于完成了驱魔,连施绝技逼退了众魔,趁隙祭起入梦,以御剑飞行载众人脱出绝境。
  飞萝恨恨道:「待我传消息回教中,日后会同门人把这窝邪秽连根拔掉。」
  小玄强自笑了笑,弱声道:「定要将它们灭得乾乾净净!」
  突然「呃」的一口喷出鲜血来。
  水若唬得花容失色,急唤道:「二师姐!二师姐!」
  叫着失声痛哭。
  李梦棠忙施展疗伤术压制小玄的伤势,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灵力几近油尽灯枯。
  小玄乜着水若,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安慰道:「别着急啊,真的没……没甚大碍,你别急……」
  「适才我不知道,我以为……以为你又……又要……若是我不那样……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
  水若满怀自责,泪水夺眶而出。
  小玄听了这话,心中不禁一蕩,竟忘了旁边还有别人,喘息道:「那……那下次我……我再……再那样……你还咬不咬我?」
  水若耳根通红,似有若无地摇了下头,咬唇道:「你快快好起来。」
  小玄望着她那艳如桃花的脸蛋,不觉一阵神魂颠倒:「真的?到……到时你可……可不许赖哦……不行……我们得……得勾个手指儿……」
  一旁的飞萝见这家伙此刻犹跟水若纠缠不清,没好气道:「这时候还说这么多话!快快静息养气吧。」
  水若趁机逃脱,正容朝男儿道:「嗯嗯,不许再说话了!」
  小玄幸福欲死,晕乎乎地想道:「她跟我这样说话哩……她竟跟我这样说话了……」
  忽瞥见另一边的小婉,妙目内亦儘是担忧心疼之色,不觉情怀激荡,倏又呃出一口血来。
  小婉再矜持不住,蓦地伸出柔荑握住他的一只手掌,哽咽道:「坚持住!小玄一定要坚持住啊……」
  小玄想要答应,但此刻却连说话的力气也没了。
  「就到望泽了,底下就是望泽了,这里有皇朝守军,谅那些邪秽不敢贸然追来……啊!」
  方少麟趴跪于剑首,俯瞰着下方,话语突尔戛然而止。
  众人朝下望去,皆即面色大变。
  原来此际的望泽城已变成了一座人间地狱,但见城倒楼塌,四处熊熊燃烧着幽碧的地狱之焰,火光当中模糊着无数堆叠的尸体,大片殷赤的血泊妖异地倒映着青碧的火焰。在一群群骷髅魔怪的簇拥下,七、八个巨如高塔的可怖身影正在城中游蕩肆虐,赫然是不久前遭遇过的骷髅巨怪。
  夏小婉桥舌道:「这种骷髅巨魔,竟有这么多个……」
  「它们竟……竟然进攻望泽!竟然进攻城镇!」
  方少麟声音哑颤,满面俱是惊怒之色。
  李梦棠丽容发白,吸气道:「看起来似有数千个魔兵呀,妖势如此,就是再大的城镇恐怕也难以抵挡。」
  雪涵道:「这些骷髅魔兵,定是那给屠杀的四十万古代将士其中的一部分,不知骷髅老祖已经魔化了多少?」
  崔采婷沉声道:「它们生前都是身经百战的将士,战力非同小可,而今又给魔化,委实一场大浩劫,剿灭此秽刻不容缓!」
  「待脱离险境,我便立即传信稟报教尊,召聚门人围剿妖秽。」
  飞萝玉容含煞道。
  城中的地狱之焰愈烧愈旺,无数房屋陷于火海之中,众人却听不见丝许呼号求救之声。
  「完了……望泽城完了……」
  方少麟双掌捂面,中魇似地摇了摇头,声已如吟似泣。
  小玄听了众人话语,心中极是震惊,想要去瞧下边情形,却连脖子都动弹不得,努力之下,反感一阵阵晕眩袭上头来,神志又渐迷糊。
  崔采婷轻歎一声,道:「走吧,先去泽阳城,一切待脱出险境再说。」
  言罢驱御入梦向东飞去。
  ******湖心岛中央阁楼的大殿内挤满了形形色色的骷髅魔怪,大战留下的痕迹无处不在,满地俱是肢离破碎的骸骨与折断的兵器,怪嘶、厉号及呻吟此起彼伏,场面混乱异常。
  「老祖、御使大人驾到!」
  一名魔将倏地大吼。
  所有骷髅魔怪立时伏身跪地,原本喧闹如沸的大殿剎那鸦雀无声。
  骷髅老祖大步踏入,在他身侧还有一人,脸上拢着墨色面纱,身材曼妙惹火,正是小玄在地狱之渊遭遇过的那个妖魅女子。
  「给他们逃了?」
  骷髅老祖森然喝问。
  长骸、破空与双首虎三员魔将面面相觑噤若寒蝉,其余更无敢吭声者。
  妖魅女子黛眉倒竖,厉声叱道:「七绝覆呢?」
  众魔怪皆把头伏得更低,好一会后,终见右肩护甲破了个大窟窿的长骸开口:「属下俱是无能,适才就要得手,不料敌人当中有个婆娘突施悍法,伤我无数,趁隙逃了。」
  「那婆娘所使的宝剑异常锋利,吾等兵刃一触即毁,因此抵挡不住。」
  破空颤声接道,只见其背双翼完全拖垂于地,多半是已经折断。
  「全都是蠢才!混蛋!饭桶!」
  骷髅老祖勃然咆哮,先前给辟邪霹雳炸掉的手臂赫然已重生完整,只是胸口还残余着一个小小的漆黑窟窿。
  妖魅女子突尔转身,竟朝骷髅老祖怒喝:「这下怎么办?七绝覆何等之重要你可是晓得的!」
  骷髅老祖当即破口大骂:「骚蹄子,莫再同老夫提那什么七绝覆八绝覆!这伙人寻上门来,说不定就是叫那破烂东西惹来的,不但毁掉了两座源魔力池,还重创了老夫的骷髅龙御!」
  妖魅女子寒声道:「破烂东西?老不死你想好了,七绝覆可是少主志在必得的东西!」
  骷髅老祖怒气汹汹道:「魔家从来就不认那小子,你休想拿他来吓唬老夫!」
  「你这会自然可以不认,只是圣皇不久就要出关,到时你可交代得了?」
  妖魅女子冷笑道。
  骷髅老祖似乎微微一凛,却仍振声道:「他老人家圣明,自然会明辨是非。那小子这几年妄自非为,叫老夫如何听他的!」
  妖魅女冷哼一声,侧过脸道:「不怕就好……只是你已炼造了十三座地狱魔塔,为何只用两座来攻打此处,倘若今次全至,那帮人必定插翅难逃!」
  骷髅老祖森然道:「其余的今夜另有它用。」
  妖魅女子不解:「什么?」
  骷髅老祖狞笑道:「因为老夫调它们去攻打望泽城了,嘿嘿……想来望泽现已是血流成河夷为平地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