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利用按摩上表姐

时间:2017-12-07 「小馨,听姐的话,不要再拍那些照片了好不好。」
「欧,姐,拜託你不要管我了,好不好,当模特那不仅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兴趣跟喜好。」
「可是,你每次穿成那样拍照,姐看了都觉得不好意思。」
「姐,你不要老土了,那有什么,很多女明星穿的更露,大家也没有说什么啊。」
年轻又美丽的小馨刚满25岁,职业是平面模特儿,其实她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找她拍照了,小馨也真的很喜欢这个工作,毕竟不就是穿着打扮美美的供人拍照,不仅可以满足小馨自己爱美的虚荣心,还可以比较轻鬆的赚到钱,真是何乐不为,所以小馨毕业后就投身于专职模特的工作。
昨天刚拍完作品的小馨,这时穿着一袭淡绿色的性感薄纱睡衣,睡觉习惯不带胸罩的她,如今透过薄纱睡衣,胸前34C丰满娇艳的乳房傲然挺立,下体的粉绿小丁字裤根本挡不住她迷人的春光,这是昨天拍摄后厂商赠送的样品,马老闆对小馨很大方,每次她拍照时都会去现场观看,并且会随她高兴赠送她这些拍照的样品。
小敏比小馨大五岁左右,21岁时因为父母车祸双双过世,她就一肩挑起抚养妹妹的责任,原本学习服装设计的她为此放弃兴趣,投身于人民警察的工作,如今已经是常德市三岔路派出所的主管,她要上班前,一大早就看着妹妹穿着如此暴露的睡衣,想到妹妹拍摄的那些照片,让她心中百感交集,忍不住又再度劝妹妹改行。
小敏虽然因为工作肤色有点黝黑,不过她的身材其实不比妹妹差,小馨161公分高41公斤,胸部却只有34C,可是小敏身高168公分,体重48公斤,胸部却是傲人的34E,只是因为工作的缘故,她平常都会刻意绑胸,不让自己的胸部成为别人瞩目的焦点,避免面对部下及值勤时的困扰。
其实小敏原本也像一般的女孩一样,喜欢打扮跟穿美美的衣服,但是当她父母双亡之后,这一切都成了不可实现的梦想,为了妹妹小馨她牺牲了自己的青春岁月,都快30岁了依然是小姑独处,虽然之前有人尝试追过她,但是在她极力压抑情感,跟平常积极干练不苟言笑的工作态度下,根本没有男人敢追她,私底下同事都称呼她「男人婆」。
小敏对小馨这个妹妹是很疼爱的,同在一个屋檐下,每天看着妹妹穿着各种美美的衣服,虽然有些衣服她都觉得很色情令人害羞,但心里有时却也会有想要穿穿看莫名的冲动,只是不好意思开口而已,不过小馨似乎很懂得姊姊的心,她隔段时间就会拿一些符合姊姊身材的衣服送给姊姊。
有些衣服的款式小敏还可以接受,不过有的款式却让小敏脸红心跳,平常根本不敢穿出去,只有偶而自己心慌意乱想要自我安慰的时候偷偷的穿戴,小馨还会送姊姊一些女性自慰的道具,一开始小敏根本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东西,不过后来在小馨的协助下试用了一次,后来她也就习惯了。
毕竟小敏也是身体发育成熟的女人,虽然在工作中必须保持阳刚的一面,不过她骨子里还是个女人,喜欢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喜欢有人来疼爱自己,只是在现实环境中,这一切似乎是那么地遥不可及,所以小敏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的尝试,只是小敏她不知道这些衣物跟道具,其实是小馨陪伴马老闆过夜,额外跟马老闆要来送给姊姊的礼物。
男友「对了,你跟小哲到底怎么了,最近都没有看见他来找你。」
「哼,别说了,那天我拍完照要他来接我,他竟然跟我说他太累了爬不起来,叫我自己打的回家。」
小哲是小馨大学时的学长,两个人在学校就好上了,不过为了赚钱买房,小哲白天工作晚上跟假日还兼差开计程车,经常蜡烛两头烧难怪他会睡眠不足了,小敏对妹妹这个男朋友算是有好感吧,这个26岁的小伙子长得不错,对小敏也很有礼貌,小敏知道事情应该不是像妹妹说的这么单纯。
「这样啊,小馨,是不是上星期六,你很晚回家那一次。」
「嗯,对啊。」
「嗳,小馨,你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懂得体谅小哲的辛苦。」
「我有啊,我也没叫他兼两份工作啊。」
「好吧,姐要去上班了,你找个机会跟小哲说,要他不要那么拼,你们结婚的事姊姊是支持的,要买房也不急着一时,反正家里还有房间,就算你们结婚生了小孩,姐有空还可以帮你们照看一下嘛。」
听到姊姊提到结婚的事情,小馨的脸羞红了起来,其实自己也不是不喜欢小哲,可是想到跟小哲结婚小馨却有点犹豫,毕竟自己要买化妆品买名牌包,虽然衣服跟贴身内衣可以跟马老闆拗,每次做完马老闆也会给自己一点钱,可是马老闆已经讲明,他跟自己只是玩玩,是不可能有什么结果的。
原来马老闆的老婆很厉害,49岁的马老闆是靠老婆娘家的财力才旺起来的,所以虽然他公司旗下有不少模特儿,但是马老闆也只是偶而找这些年轻姑娘洩洩火,毕竟他快50岁身子骨也不是很俐落了,在小馨性交的对象中,他的肉棒虽粗却是不长的,只比男友小哲的15公分长一点。
小馨当然知道小哲很爱自己,但是他即使身兼两份工作依然达不到小馨的标準,只是多年的感情让小馨有点割捨不下,摄影师王坤对自己是有意思,多次合作之下彼此都有了默契,他老婆小雪是化妆师跟小馨也很熟,有次拍照后小馨跟王坤在摄影棚里背着小雪做了,事后小雪知道了也没说什么。
小馨后来才知道王坤这对夫妻根本是貌合神离,原本小雪基于崇拜的心里嫁给了王坤,可是摄影这种工作根本赚不了什么大钱,有了孩子之后日子就更紧了,小馨可以保证如果有人要包养小雪的话,她应该会很乐意的,只是以小雪的容貌跟身材,恐怕连马老闆都看不上眼。
所以说小馨跟王坤也只能玩玩,毕竟他一个搞艺术的,真的不太会赚钱,小馨现在每次跟王坤拍完几乎都会做,除了有答谢他将自己拍的美美的意思,王坤跨下那根17公分的肉棒也算是个原因吧,有一次小馨还跟小雪夫妻玩3P,小馨知道若不是王坤的床上功夫不错,小雪恐怕早就跟她离婚了。
小馨不是没有计划,只是计划进行得有点迟缓,原本期待让马老闆来包养自己,结果却只是偶而打电话来找自己开房,得到的代价也有限,除了一些不用花钱的衣物跟少许的夜渡资,马老闆人真的很抠,不仅金钱上如此,或许也是因为年纪大了,他老喜欢用手指头抠小馨的屄,做得久了,倒还有点家籐鹰的功力。
每次小馨想要提出点额外的要求,斤斤计较的他,总有办法想出一些奇怪的方式来玩弄小馨的身体,弄得小馨后来学乖了,心甘情愿的照章办事,虽然马老闆的肉棒不怎么行,不过他的手指头跟嘴巴还是挺有功力的,小馨只能希望自己哪天成名了,或许就可以找到有钱人来宝养自己了。
即使是这么小小的心愿,以小馨在模特儿界翻滚了这么些年,其实她也知道这不容易,毕竟大陆有十几亿人口,年轻漂亮的模特儿海多了去,小馨虽然觉得自己长得还不错,不过光是胸前34C的乳房,还真的是没什么竞争力,想要整形丰胸嘛,捨不得花钱又怕痛或者手术失败,小馨真的十分苦恼。
「结婚?再看看吧。」
望着姊姊小敏穿着制服离开,挺拔又坚毅的身影,小馨一边苦笑的回答姊姊的话,一边却也不知道自己所期待的究竟是什么了。
赌气小馨今天真的生气了,她早上听了姊姊的话,打电话给小哲,要他考虑是不是不要再兼差开计程车专心工作,并且乾脆搬来家里一起住好省房租,没想到小哲竟然跟小馨发火,说她瞧不起自己,还说他一个堂堂的男子汉,怎么可能搬到女朋友的家里寄人篱下,生气的小哲竟然还第一次跟自己挂了电话。
小馨真的是委屈极了,打电话给王坤,这才发现王坤去长沙接一个CASE,想要打给马老闆,没想到是马老闆的老婆接的,她还被老闆娘用言语给羞辱了一番,小馨这才想起马老闆叫她没事不要打电话给他,平常有需要都是马老闆打给小馨的。
『哼,这个妻管严的软脚虾。』
小馨心里腹诽着,但是她知道自己其实没有勇气拒绝马老闆的,毕竟他算是自己榜上的客户里面,年纪不会太大身价也比较高的,自己除了每次从他那拿的衣物跟金钱之外,正职拍照工作赚到的才是最多的,算了,小馨决定先睡一下补补眠,然后晚上去舞厅发洩一下情绪。
「臭小哲,我今天就要穿的美美的,让每个男人都来欣赏我的身材。」
小馨知道小哲最会吃醋,每次只要有别的男人瞄着小馨,他就会火冒三丈,所以每次跟他出门他都不准小馨穿的太露,想到这里,小馨有点得意,『怎么样?你爱吃醋,可是我跟王坤还有马老闆,早就不知道作了几次,让你戴绿帽,气死你。』
小馨嘟着嘴心里赌气的念叨着。
到了晚上,小哲下班了,可能是经过一天气消了,知道自己理亏,开着计程车来跟小馨赔罪,没想到刚停好车还没进门,就看到小馨走出家门,她穿着十分风骚的衣服,搭配浓妆艳抹的打扮,好像是出门卖春的妓女一般,让小哲当场几乎想要发作,不过经过几天的冷战,他还是冷静下来,赶忙硬挤出笑脸来跟小馨打着招呼。
「馨,你要去哪?」「哼,我去哪官你什么事。」
「嘿,不要生气嘛,我跟你赔不是。」
「谁希罕啊,别档路,我要去舞厅散散心。」
「去舞厅,那个舞厅,我带你去。」
「哼,这会儿你有时间载我了。」
小哲见小馨气消了点,他机灵的抱住小馨,双手展开柔情攻势,神色谄媚的跟她说:「不要生气了嘛,是我不对,我知道你跟你姐都是好意,都怪我一时冲动乱说话惹你生气了。」
「哼,你才知道欧。」
「耶,馨,你去舞厅,穿这样会不会…」「哼,你管我,我偏要穿这样,怎么样,你还载不载我啊。」
自知理亏的小哲无奈只能戴着小馨去舞厅,他却不知道就是因为跟小哲赌气,后来小馨当天在舞厅跳舞,因为穿的太暴露了引起色狼男人的注意,之后被四个小混混趁机灌酒迷迷糊糊的被带走,在一家酒店的房间里就这样被强姦轮暴了,这让小哲跟小馨姊妹的生活从此产生了变数,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酒店「姐,快点来救我…啊…」「小馨,小馨,你怎么了,你说话啊。」
「嘿,你妹妹现在在我们手里,你要是想救她,不要报警,带1万块来金华酒店赎人。」
「喂,你们可不要乱来欧,我马上到。」
正在家里休息的小敏,回家没见到小馨,本来不以为意的,没想到突然接到小馨打来的求救电话,那些人说她在精品店里偷了名贵的名牌包,被店员发现不仅不肯认错,将名牌包丢弃在洗手间的马桶水箱里,还呛声说她姊姊是警察,店家不甘心遭受损失,所以联络她要私下和解,男人威胁小敏说要不然就要直接报警。
听了电话芳心大乱的小敏,她立刻拿起家里仅有的钱冲倒了金华酒店,小敏被等在柜檯的一个男人带到八楼的一个房间里,一进门,她就看见小馨衣衫不整翘着屁股全身被捆绑,趴跪在靠窗的情趣椅上,小馨被蒙住眼睛正用她娇嫩的小嘴帮旁边一个男人口交,另一个男人则是挺着肉棒在她的屁股沟中来回滑动。
「不要,拜託你们放了小馨。」
「少啰唆,钱带来了吗?」「这里是1870块钱,你们先放了我妹妹,剩下的我过几天再赔给你们。」
「哼,你当我们是乞丐欧,就这样想随便打发我们,你妹偷的包可是价值一万块以上呦。」
小敏眼睛敏锐地打量了一下房间里面的人,总共只有四个男人,小敏看情况知道这些人不过是些街头的小混混,他们说的一切,应该只是用来讹诈自己的谎言,当然以小敏的身手要对付这四个男人不是问题,但是小馨被他们捆绑让小敏投鼠忌器不敢动手,她试着先用钱来试探一下,反正以后找机会再收拾他们。
「你们是混那里的,我是三岔路派出所的,这些钱你们拿去,只要你们放了我妹一切好说。」
「欧,女警欧,还蛮壮的嘛,怎么样,你想动手吗?」带头的男人一边说,一边手扶着小馨的屁股,挺着身体作势要将龟头插入小馨的阴道里面。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只要你们放了我妹妹,你们要怎么样,我都听你们的。」
小敏见到妹妹小馨在她面前被捆绑,嘴里被迫吞吃着男人丑陋的龟头,小混混还用姦淫妹妹来威胁她,衡量一下场面之后,为了保护妹妹,让她不得不忍耐,她只能期待能够先将妹妹解救出来再说。
「听说你们警察的身手不错,我怎么知道等我们放了你妹妹,你会不会对我们动手呢。」
「那你们要怎么样?」「这样吧,你先让我们扣住你的大拇指,然后我们再谈放人跟钱的事情。」
「怎么扣?这样吗?」一个胖胖的男人走了过来,后来小敏知道他叫阿南,他手上拿着一个好像手铐迷你版,十分精巧可爱的姆指铐,小敏心想这些傻瓜,我连手铐都解的开,何况这么小的拇指铐,于是她听话的伸出双手来,示意胖男人帮她铐上大拇指。
带头的老大昊天说:「不是这样啦,你把双手背到后面去。」
小敏听了有点诧异,不过她想这也没什么,于是她乖乖的将双手向后併拢,然后任由让阿南抓住她的双手,将小巧的拇指铐扣上她的两只大拇指,因为双手向后让小敏的胸部往前挺,小敏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可是更奇怪的是,当她的两只大拇指被拇指铐扣住,她发现自己的双手竟然使不出力量来。
小敏心理有些惊讶,不过她仍然努力保持镇定,开口跟昊天说:「现在你可以放开我妹妹了吧。」
「嗯,不错,你真会装,待会我会彻底剥掉你的面具,让你老老实实显露你真实的本性。」
在小敏充满疑惑的目光中,昊天跟其他人笑着走近小敏的身边。
捆绑这个时候小馨仍然被捆绑在情趣椅上,但是所有的男人都围拢在小敏的身旁,光是大拇指被拇指铐给扣住,竟然让小敏觉得双手使不出力道,感觉危险的她反射地使出她的绝招迴旋踢,然而踢倒了旁边比较瘦小的阿郎之后,双手被铐在背后的她失去了平衡,终于被男人七手八脚的压制在地毯上。
小敏使尽力气想要抵抗,但是双腿被两个男人紧紧压着无法动弹,胸前丰满的乳房顶着地毯让她无力扭腰起身,很快的四个男人就控制住她的身体,还很噁心的故意在她的胸部跟下体抚摸,让她十分难堪却无计可施。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我可是人民警察。」
「好吵欧,小黑,把她的嘴巴给我堵起来。」
昊天抓着小敏的头髮,强迫她仰起头来,然后小黑拿起一个马具型的望眼口塞戴上小敏的头部,勒紧束带之后将口塞塞入小敏的嘴巴,扣上口球之后小敏不仅无法开口说话,因为口球让她吞嚥困难呼吸急促了起来,压在胸前恼人的乳房也随着呼吸晃动起来。
阿南跟阿郎这两个一胖一瘦的小混混,用身体的重量压制了小敏的双腿之后,为了害怕小敏再度起脚伤人,他们一人一边帮小敏的大腿跟脚踝,都扣上了附带金属扣环的黑色皮革腿圈,小敏浑身无力的只能任由男人捆绑,有点奇怪的是,面对自己即将被小混混姦淫,她内心却没有恐惧或是害怕,反而倒好像还有点期待。
当小敏的大腿跟脚踝都被戴上锁圈之后,阿南跟阿郎将小敏的小腿往前折起,然后用两条金属锁炼,分别将小敏左右的大腿跟小腿捆绑收紧连接在一起,这个时候,小敏原本修长的两条腿从膝盖处,大腿跟小腿被重叠捆绑在一起,小敏屁股底下光滑娇嫩的肌肤完全裸露在众人面前。
被戴上马具型望眼口塞的小敏,这时被四个男人分别抓住身体给抬了起来,她的眼睛望着同样被捆绑的妹妹,眼神已经缺乏平常惯有的英气,变得似乎深邃而饥渴的模样,男人的手胡乱在她身上抚摸揉捏,让她原本平静的心田变得异常混乱,呼吸也愈发的急促起来。
男人们先将她放在沙发上,然后不管她的去搬了墙边的两个木製刑具出来,接下来她们将小馨从情趣椅上解下来,同样戴着马具型望眼口塞的小馨,嘴里并没有像自己一样被塞着口球,但是她的眼睛却被蒙着黑色眼罩,这个时候的小馨十分听话的任由小混混们摆布,小敏看了很心痛却因为口球说不出话来。
昊天抬起木製头枷上面的这一块木板,上下的两块木板中间有一大两小的洞,中间的比较大,两边的比较小,小馨被分开双腿弯腰趴着,她的脖子被放在头枷中间的洞,两只手被分别放在两旁的洞中,然后昊天放下上面这块木板将小馨的脖子跟手腕都固定在木板上,看起来无助又凄美十分惹人怜爱。
小敏的腰部被一条皮带铐在连接头枷水平的木头上,后面有两根人字形支撑的木头,小馨的双腿被铐在这两根木头上,强迫她将双腿分开同时尽量裸露小馨的阴部及肛门,小敏知道这根本就是设计来让女人无法反抗,任由男人来玩弄姦淫的道具,看到这里小敏长久空虚寂寞的身心,都被刺激挑起莫名的慾火来了。
求辱小敏此时就像是个局外人似的,被捆绑挑起慾望的她,无奈的发现根本没有人理她,就放她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妹妹小馨被四个小混混轮流姦淫着,嘴里没有带口球的小馨,在身体被捆绑遭受男人前后贯穿姦淫的时候,不断的发出让小敏难为情的淫蕩呻吟,小敏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妹妹被男人轮姦,发现自己竟然忍不住想要让男人来姦淫疼爱自己。
终于小馨被四个男人轮流口爆两次,还有阴道子宫遭受精液的冲击两次之后,小敏发现小馨全身散发着淫秽的气味,她从高声嘶喊到浑身无力不断颤抖的高潮模样,让小敏根本忘记了自己女警的身份,她努力扭动身体发出呜噎的声音,试图引起这些小混混的注意,她的努力没有白费,终于等到昊天来到她眼前。
「怎么样?女所长,你有什么需要我们服务的吗?」「呜…呜………呜……呜…………」「听不懂,欧,对了,我忘记了你现在嘴里有口球,难怪说不清楚,那么,我来帮你,我问你答,好不好,是就点头,不是就摇头,好吗?」小敏眼睛看着昊天,无法再保持衿持的猛点头。
「看来你懂了,那么第一个问题,你想要吃饭?」「摇头啊,那你是想要尿尿?」「也不是欧,那你是想要被干吗?」「这就对了吗?早点老实说,不就好了吗?」「乳房有感觉吗?」昊天一边揉着小敏的胸部一边问,这个时候其余三个男人都靠过来了,胖子阿南坐在沙发上,将小敏抱到自己的腿上,小黑跟阿郎一人一边将小敏身上的衬衫,将她胸前一颗一颗的钮扣解了开来,就看到小敏胸前被白布捆绑的乳房,小敏一边喘着气,一边乖乖的配合扭动身体,让男人顺利的将她的衬衫脱到后面。
当小敏胸前绑的白布被解开之后,她少为人知34E的巨乳在众人眼前晃动着,小黑跟阿郎一人一边眼光都要喷出火来,在他们无比激动抚摸着小敏巨大乳房上的乳晕跟奶头时,小敏已经忍不住头往后仰,想要尽情的呻吟吶喊,却只能发出呜呜噎噎可怜的呻吟声音。
当小黑跟阿郎已经忍不住舔吸着小敏充血坚挺涨大的奶头时,昊天示意阿南将小敏的腹部抬高,昊天将小敏的窄裙往上捲到腰际,露出她里面早已湿成一片的肤色内裤,昊天乾脆的拿刀片将小敏的内裤给割开,开始俯下身去舔吸挑逗,小敏早已氾滥成灾有着茂密黑色丛林的神秘三角洲。
小敏被阿南这个胖子抱着,手臂被拇指铐扣在背后,她胸前雄伟的乳房正被小黑跟阿郎比赛似的舔吸蹂躏着,双脚被捆绑分的开开的,下体的阴蒂还有迷人的两瓣蚌肉,被昊天舔的湿成一塌糊涂,她的身体无比饥渴的开始回应着男人的爱抚与挑逗,如果让小馨看到一定不敢想信自己的警察姊姊竟然如此的淫蕩。
阿南抱着小敏感觉她已经彻底发情,于是他体贴的搂着小敏的头,将汗流浃背无比妩媚的她,嘴上的口球给拔了出来,小敏突然好像发狂般的,一边伸出湿滑的舌头主动跟阿南这个胖子亲吻,一边亲吻一边发出饥渴求爱的呻吟。
「啊,来干我,大家来干我,干我的机掰,欧…好爽欧…」。
本性经过那天之后,小敏跟小馨的生活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小敏终于知道酒店那天发生的那场戏,根本就是小馨配合昊天他们一起演出的,原本被昊天他们在酒店轮姦之后,小馨还不敢告诉姊姊,后来昊天等人食髓知味来找小馨,小馨从原本担心他们暴力相向,到最后被操得心甘情愿成了他们固定的炮友。
说起这个小馨心甘情愿被小混混免费姦淫,一开始要是小馨说给小敏听她一定不相信,不过当小敏趴跪着单独面对昊天那根21公分的巨屌时,她发觉自己的淫屄彻底的湿了,体会过昊天那神奇的技巧之后,她终于能够理解妹妹,为什么会不仅自己让他们干,还会设计拉自己下海,也能够享受昊天这根巨屌的服侍。
「欧,主人,你干的我…好爽欧,弄得人家…恨不得一辈子…都让主人…这样玩下去..」「啊,姊姊,你好坏欧,换人家了啦。」
小馨趴跪着被阿南跟小黑一前一后抽插她身体上下的两个嘴巴,眼睛却一直瞄着被昊天跟阿郎抱在一起,同时被两根巨屌贯穿阴道跟肛门的姊姊小敏,小敏穿着女警的制服浑身无力的被夹在昊天跟阿郎的中间,派出所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小敏熟练的拿起电话。
「喂,欧,是小哲啊,小馨她…现在正忙着,欧,欧,欧,姊姊现在…也正忙着…待会…待会…再给你…电话好不好…」「没关係啦,我也在忙,王坤跟小雪在家里,欧,小雪,你好骚欧,轻一点不要用牙齿咬好不好,姊姊,他们说上次姊姊拍的照片很受欢迎,马老闆在问是不是姊姊跟小馨还要拍续集。」
「嗯,好啊,不过…欧,你跟马老闆说…啊,好爽,价钱可不能…欧,像上次那样欧。」
「姊姊,我知道了,现在你跟小馨可算是他的摇钱树了,他不敢随便出价的。」
「嗯,你跟他说…欧,至少要…欧,欧,加一倍才行,啊,好爽…顶到子宫了…」「欧,受不了了,小雪你不要舔了,先找王坤…干你的屄吧,姊姊,好想你欧。」
「嗯,我也想你,晚上我跟…小馨会早点回来,欧,你把晚饭…準备好,啊,啊,姊姊跟小馨…穿上次拍照的…那款奴隶装…来服侍你…好不好啊。」
「嗯,好啊,好啊,姊姊,我去做饭,等你跟小馨回来欧…」「没‥没事了吧…啊,昊天,阿郎,你们顶死我了,受不了了。」
「对了,马老闆说这个週末,他老婆邀我们去他家作客,姊姊要去吗?」「哼,那个老色狼,欧,欧,我要不是…看在云姐的份上…根本懒得理他,欧,好啦,你跟他说…我们姊妹…跟你都会去。」
「欧,好棒欧,没想到,云姐那种女强人,骚起来比小馨还浪呢。」
「好了,你去忙吧,姊姊快受不了了,啊,昊天主人,好爽欧…」「你看吧,什么派出所所长,我当初就说过,我会帮你把你淫蕩的本性给彻底显露出来。」
「欧,不要说了,主人,干我吧…我想要…让你一直来干我啦…」穿着特别制服的小敏,在办公室里享受着昊天的巨屌抽插,满脸幸福的她根本不管部下异样的眼光,她早已经习惯穿着白色透明衬衫,大胆显露她34E丰满乳房来上班,搭配底下超短的窄裙,刻意裸露自己穿着性感内裤的迷人下体,让派出所的男同事充满了工作的热诚。
『嗯,原来裸露自己身体是这么舒服美妙的事情。』
想到自己以前还刻意绑胸真是好笑,小敏看着刚被阿南跟小黑中出射精的小馨,对自己这个妹妹,眼里充满了感激之情,因为这一切都是小馨所带来的,小敏终于忍不住高潮软瘫在昊天跟阿郎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