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母亲发出舒服的呻吟

时间:2017-12-07 母亲脱掉了上衣和胸罩,露出的两颗浑圆饱满的乳房,并且将草莓果酱涂在乳房上。光是看见母亲的双乳,就让我有狠狠吸上一口的冲动,更何况还涂上的可口的果酱!我不禁为自己的好点子讚美。
  我的舌头,像只贪婪的水蛭,紧紧吸附在母亲的乳房上,我顺着乳房完美的弧线,舔舐着含有乳香的果酱……
  「嗯……嗯……」
  母亲发出舒服的呻吟,享受着胸前传来阵阵的酥麻快感。我轻轻的含住了母亲勃起的乳头,用牙齿轻咬、用舌头挑弄、用双唇挤压、用口腔吸吮……一连串的玩弄,让母亲开始有些亢奋。
  「嗯……像个小贝比……吸妈妈的奶奶……」
  舔完了母亲的乳头,这回换我了。我将土司串在勃起的肉棒上,并且在龟头上涂满了果酱,有趣的模样让母亲也不禁发笑。
  「这叫香肠三明治,很好吃喔!」
  母亲毫不考虑的将土司和我的肉棒一同含进口中,一边咀嚼着麵包还一边舔
着龟头上的果酱,一摩擦之下,兴奋的几乎让我差点射了精。
  「换妳了,妈妈,接下来,就请妳先脱下裤子吧。」
  「你该不会是想……」
  「放心,我会遵守承诺的,只是想借妈妈下面玩今天的游戏。」
  母亲一脸疑惑,但还是脱下了裙子和内裤,一丝不挂的母亲躺在床上,像只
待宰的羔羊,我要她先夹紧双脚,然后将冰冷的果汁倒在她私处的凹陷处。以母
亲的下体当杯子,我真是太聪明了!
  冰冷的果汁让母亲打个冷颤,然后,我像小狗喝水一般趴在母亲胯下,猛舔
着两胯凹处的果汁……
  「滋……滋……滋……」
  舌尖不停的划过母亲的阴户,冰冷的液体也不断的从她紧夹的双腿间渗漏到
阴唇里……,终于,母亲忍不住的张开双腿,果汁弄湿了床单,但我仍不放弃,
紧舔着沾在母亲阴唇上的残渣……
  「喔……别……别这样……」
  但母亲并未阻止,相反的,双腿越张越开,我所幸大大方方的用手指撑开母
亲的阴唇,猛舔着她那红肿的两片耻肉。
  「小宝贝……果汁……还好喝吗……?」
  「真是人间美味……我还要……」
  舌尖游走肉缝之间,我用口封住了母亲整个阴门,吸吮着残留在阴道内的汁
液,一股带有果汁酸味、尿液骚味和几根母亲阴毛的液体被嚥进了我的喉咙,我
也真正的嚐到了所谓「母亲的滋味」。
  「妈妈……妳也和我一块吃吧……」
  我将身体转了方向,母亲躺在床上,而我却头下脚上的的压在母亲身上,採
用69的姿势和母亲相互口交,直到彼此都洩了精为止。
第二章 玩具
  一连和母亲玩了将近半个月没有性的性游戏,每到紧要关头,母亲总会用手
淫或口交来让我射精了事,但逐渐的,这样子的游戏已经让我感到厌烦和扫兴,
于是,另一个邪恶的预谋又在我脑海中升起……
  「妈,妳有这么多有趣的玩具,要怎么玩,能不能让我开开眼界?」
  母亲一听,显得有些不悦。
  「这都是那个男人用来折磨我的刑具,一点也不好玩。」
  「妳可就错了,东西本身是无辜的,要看用的人是谁而决定。就像性交能让
女人痛不欲生,也可以让女人欲仙欲死是一样的道理。」
  母亲知道我伶牙俐齿,儘管她心中仍有些不愿,但最后还是在我苦苦哀求之
下,答应在我眼前表演如何用电动假阳具来自慰。
  一根做得微妙微俏的黑色塑胶假阳具,大小却比一般阳具要粗上许多。母亲
一转动开关,假阳具便「吱吱」的转动了起来,放在手心,还能感觉到阵阵的酥
麻。
  要母亲当着儿子的面用假阳具自慰,这可是比裸奔还更令母亲害羞,毕竟自
慰是属于私下的个人行为,如今变成了表演,母亲可鼓足了勇气。
  我斜倚在床头,母亲则背对着我,依偎在我身上。我将双手伸进母亲的上衣
里,隔着上衣解开了母亲的胸罩,为了酝酿母亲的情绪,我得一边爱抚着母亲的
乳房,刺激她的乳头。
  一阵抚摸之后,母亲渐渐有了感觉。她闭起了双眼,呼吸显得有些急促。之
后,她缓缓张开双腿,将假阳具隔着内裤按压在阴户上。
  透过假阳具震动的刺激,母亲的内裤开始湿濡,污渍渐渐地在内裤上晕开,
我知道母亲的爱液已经氾滥,一边咬着母亲的耳朵一边催促她赶快行动。
  母亲并没有如预期先脱下内裤,而是将内裤往一旁拉开,露出泛红的阴唇,
调整好位置之后,便缓缓的将假阳具插进自己的水濂洞中……
  「妈妈……舒服吗……?」
  母亲点点头,显得十分陶醉。
  「我说得对吧?同样的东西,还是可以让人十分愉快的。」
  母亲缓缓地抽动了几下,淫水在抽送间从阴道中溢了出来,连床单都被弄湿
了。由于假阳具和真肉棒是不同的,光是靠这马达的震动就足以让女人疯狂,但
为了看到更刺激的画面,我又从母亲的玩具箱中拿出了一串大小不一珠子。
  「妈,这东西怎么玩?」
  我明知故问,妈妈脸一红,要我别去动它,但我坚持要问,母亲只好说了。
  「那是……塞……塞屁眼的……」
  「也让我看看吧!好不好?妈妈?」
  由于假阳具还在母亲的阴道中不断震动着,一阵阵酥麻让母亲的身体整个亢
奋起来,向来最为她所厌恶的串珠,如今也成了想尝试的玩物。
  她转了个身,趴在床上,俏起浑圆的屁股,当然,假阳具还插着。我先舔了
舔母亲的屁眼,让它得以滋润,然后将第一颗串珠塞进母亲屁眼里……
  「嗯……嗯……」
  母亲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表情,但随即又被亢奋的神情所取代,串珠有大
有小,一颗颗的被塞进母亲的肛门中,然后缓缓的将串珠拉出、再塞、再拉……
如此来来回回不下数十次,母亲在小穴与屁眼的双重刺激下,嚐到了前所未有的
新鲜感受,那皆从前让她深恶痛绝的淫具,如今却变得如此的可爱!
  「让我为妈妈服务吧!」
  我接过母亲手上的假阳具,将马达的转速开到最大,猛力的抽送。
  「啊啊啊……啊啊啊……你饶了我吧……我快不行了……我要丢了……」
  母亲的淫水犹如洪水溃堤般从穴中涌出,我急忙抽出假阳具,像只黑熊舔舐
着树洞中的蜜汁……此刻,母亲如昏死般躺卧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我知道她正徜
徉在无边的高潮中……
第三章 设计
  其实,之所以想要不断的想出奇怪的点子和母亲大玩性游戏,我是别有居心
的。母亲不是个淫蕩的女人,正如所曾经说过的,在某方面,母亲甚至称得上是
个保守的中国女性,之所以有今日,全都要怪罪两个男人,一个是父亲、一个则
是母亲的情夫。
  从母亲再度出现在我生命中开始,我早已在心中默许,要用我的身体来解放
母亲的灵魂。和母亲进一个月以来的亲密接触,我始终守着对母亲的承诺,只玩
性游戏,却无法真正做爱。但更令我痛苦的事,明知道母亲也需要男人,但却眼
睁睁看着她因为血缘与伦常的关係而强忍住濒临溃堤的情慾。
  和母亲大玩性游戏,虽然多少可以纾解我们母子的冲动,但最终的目的,其
实是想藉此来彻底瓦解母亲的心防。
  「去逛街吧。」
  母亲身穿纯白的紧身无袖背心和短窄群,刻意一身年轻的装扮,要让我们母
子走在街巷向对真正的情侣,母亲的用心,可见一斑。
  「我说妈,妳每隔两天就要我陪妳逛街一回,但我们要不是买衣服就是看电
影,好像有些无聊,不如到海边走走吧。」
  母亲自从离婚之后,除了逛街,不曾有过第二种休闲生活。我的提议,母亲
毫不考虑的答应了,于是我们搭上往淡水公车。
  由于不是假日,车上的乘客并不多,我拉着母亲做到最后一排,因为我曾经
幻想过在公共场合与女人做爱,公车便是其中之一,但今天我却想跟母亲玩个游
戏。
  车程大约要一个多小时,车子刚开动没多久,我便将手伸进母裙内。
  「小宝……别在这个时候……」
  「反正又没人看见。」
  「车上还有其他人。」
  「这样才够刺激,不是吗?」
  手指隔着薄薄的三角裤不停的抠弄着母亲的阴部,指尖一用力,母亲柔软温
润的阴唇像两片海绵般紧紧的将指头包裹住。
  「……嗯……」
  母亲强忍住兴奋,只怕被邻座的其他乘客发现。但身体的反应却是如此的激
烈,滚滚的淫水从体内涌出,不一会儿,整件三角裤已经湿了大半。
  「把内裤脱下来吧。」
  「什么?现在?」
  母亲迟疑了一下,但她看我坚决的眼神,知道我并非和她开玩笑。
  「为什么要现在脱……不好吧……」
  「我想让妈妈体验一下什么叫危险的快感。」
  「危险的快感?」
  我向母亲解释,车上是一个开放的空间,而今天,她又穿了一件短得不能再
短、并糗随时都有可能穿帮的小短裙,如果在这个时候,裙子底下一丝不挂、暴
露在众人面前,自己最私密的私处随时都有被陌生人窥视的危险,当人们处在这
种尴尬的情况下,是一件十分刺激的事。
  母亲虽然似懂非懂,但光是在车上帮她爱抚、又要她在车上脱下三角裤,就
已经够让她脸红心跳了。于是母亲战战兢兢的将三角裤脱了下来,塞进包包里。
  「坐到中间的位子,那里正对着上下车的人。」
  母亲一双修长雪白的小腿,经常引来其他男乘客的侧目,母亲似乎也注意到
了,再想到此刻的小窄裙下已是空蕩蕩的一片,更让她从头到尾夹紧着双腿。
  我看着母亲羞红的脸颊、以及颤抖的双腿,可一想见母亲心中的难为情,但
相对的,这种被发现的快感,也是难以言谕的。下车时,我甚至在母亲刚刚的座
位上发觉一滩水渍,是汗水、尿水、还是淫水?已经不重要了。
  「刚刚车上实在吓死人了,都是你,想出什么馊点子,害我心脏都快蹦出来
了。」
  「但话说回来,那种感觉还够刺激吧?!」
  母亲不答话,故意岔开话题,但一切都明白了。
  「妈妈,既然要刺激,待会还有让你更刺激的东西!」
  我拿出了事先準备好的玩具,是一个最新出品的无线遥控震荡器,它与一般
俗称「跳蛋」的震荡器没有两样,唯一的差别在于震荡器的遥控器是无线的,而
且就掌握我在我手中。
  「妈妈,请妳将这个小东西塞进身体里。」
  「什么……现在……」
  母亲紧张的环顾了一下四週,幸好这一带海边并没有太多人潮,我用身上的
外套替母亲稍微遮了一下,母亲儘管有些不愿意与不悦,但还是很快的将它塞进
阴道内,然后整好裙摆。
  「现在,我们到人多的地方逛一逛。」
  我拉着母亲往大街上人潮拥挤的地方走,当来到大街上时,我启动了震荡器
的马达开关,煞时间,震荡器彷彿发狂般动了起来,由于整颗震荡器塞在母亲阴
道中,母亲差点被突如其来的刺激下得当街失态。
  「这……这是怎么回事……快……把它关掉……嗯嗯……」
  「妈妈,感觉还不错吧?」
  我像戏弄小孩般戏耍着母亲,儘管震荡器阵得母亲全身发麻,但偏偏又不能
将它取出,母亲又气有恼,但也只能任由我摆布,强忍着!
  「自然点,妳看,旁边的人都觉得妳有些不对劲,可别被外人发现才好。」
  「小宝真坏……只会想坏点子……整妈妈……」
  「妳看看自己的腿,丝袜都被爱液弄湿了。」
  在震荡器的刺激下,母亲的淫水有如失禁般狂洩而出,再加上身处在人群之
中,让她进退不得,困窘的情况,更胜于刚刚在车上。
  母亲终于忍耐不住,冲向路边的公共厕所,不一会儿,母亲从厕所里走了出
来,交给了我一颗湿淋淋、黏答答的震荡器,表情似乎有些生气。
  「够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了,你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或许今天是玩得过火了点,但我所预期的目的却已经达到了。让母亲充分的
享受到什么叫快感,这或许能让早日点燃她熄灭已久的慾火。
第四章 诱姦
  「你不是小宝吗?还记得我吗?我是小娟呀!」
  小娟是我的国中同学,也是我的初恋情人,无意间在大街上相遇,令我感到
意外。小娟是个个性活泼的女孩,也由于太过爱玩,交上了许多坏朋友,经常和
男人勾三撘四的,这也是我与她分手了理由。
  「这么久不见,妳现在在做什么?」
  「酒店当公主。」
  她会去当公主我一点也不意外,因为她从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上过她的男人
又岂止上百?而我的第一次,也是拜小娟所赐。
  小娟的出现,让我灵光一闪,突然间,一个点子出现在脑海。
  「小娟,念在我们是老情人的份上,请妳帮我一个忙。」
  「说吧!」
  「和我做爱!一次就好了。」
  虽然做爱对小娟而言是家常便饭,但老情人一见面就要求做爱却也让她吓了
一跳,一时之间不置可否。
  「放心,不会让妳白做的,办完事,我会包个红包给妳。」
  「没想到你这么需要。」
  「我有我的理由,希望妳别追问。」
  「好吧,看在钱的份上,我姑且答应。」
  我约了小娟明天到家中办事,并告诉她我会事先之开母亲,以方便行事。但
事实上我另有安排,因为母亲的日常作息,早在我掌握我之中,而我选的时间,
正是母亲从外头回到家中的时刻!因为我要让母亲亲眼见到这一幕。
  小娟依约而来,看见美丽的别墅、宽阔的房间,让她羡慕不已。
  「没想到你家那么漂亮。」
  「这是我妈妈的房子。」
  我塞给了小娟一个大红包,小娟高兴的何不拢嘴。我告诉她,今天我要的事
一个「淫女」,十足淫蕩的女人,就算演戏也罢,但待会做爱的时候,我要求她
要尽情的叫春、疯狂的摇摆……
  「没想到看起来乖乖牌的小宝也喜欢这味!没问题,我本来就是个淫女!」
  于是,我们甚至连前戏都省略了,一上床就开始做爱。
  小娟接客无数,为应付个是各样的客人,她早已学会各种技巧,而演技也跟
她的性技一样精采,叫春的声音,甚至可以掀起屋顶。
  我躺在床上,小娟则跨坐在我身上,女上男下的姿势乃是由女方掌控全局,
小娟不停的狂摆着柳腰,小淫臀一会儿上、一会而下、一下子前、一下子后的转
个不停,我只需要静静的躺在那而,尽职的小娟就已经能搞得我欲先欲死!
  大门的声音响起,我知道母亲正走进屋子,小娟正在忘情的摇摆着,并没有
注意到这一切。
  「叫……较大声一点!妳这个小蕩妇……妳叫越大声,就让我越兴奋!」
  小娟演技果然一流,忘情放声大叫呻吟,光是听就能让男人销魂蚀骨。
  我一直仔细的留意着门外的动静,小娟的呻吟足以让屋外的人也听见,母亲
自然听得到,为了一探究竟,她一定会来到房前……
  果然,我的房门被缓缓的推开一道门缝,站在房门外的除了母亲还会有谁?
妈妈,妳仔细看了,这一场精采的表演,全都是为了妳!
  「趴下!妳这只淫蕩的小母狗!我要从后面肏妳的屄,搞到妳昏死为止。」
  「干我吧!狠狠的干我吧!我下贱!淫水都快满了……」
  小娟趴在枕头上,翘起了圆润的小屁股,股间那道已经被干得发红发肿的小
淫穴依旧魅力十足,正等待着我的蹂躏。
  刚才在小娟的一番猛干之后,早已射了两次,但为了母亲,我也只有豁出去
了,儘管阳具已经干的有些疼痛,但我还是抓住小娟的屁股猛力的抽插,就连原
本以为只是随便玩玩的小娟也对我的强和感到有些意外。
  「啊啊啊……小宝……真的长大了……好威猛……干得我……好舒服……」
  就这样,我又抽插了将尽十分钟,直到第三次射精之后,小二哥再也站不起
来了。这期间,我有不时的留意门外的情形,发现母亲一直守在门外偷看,如此
一来,我便大公告成了。
  「小宝真厉害,这么久以来,你是我遇上第一个让我高潮的男人。」
  小娟将红包塞还给我,并且意犹未尽的搂着我不肯放手。
  「红包还给你,希望你偶尔还会想起我,我的小穴永远为小宝而开。」
  「妳放心好了,哪天我一定要肏得妳连爹娘是谁都认不得。」
  我抚弄着小娟那对不算丰满的奶子,而她则用嘴舔乾净我阳具上残留的精液
后,才依依不捨的穿衣离去。
  送走小娟之后,母亲突然从客厅出现,带着铁青的脸瞪着我看。
  「你最好给我也个合理的解释。」
  料下这句话之后,一场母子之间的对质即将展开。
第五章 动摇
  「还记得那天在教堂里,你信誓旦旦的对我说过什么话?」
  母亲紧握住双拳,两眼似乎就快喷出火光。
  「你背叛我!背叛妈妈!背叛你的爱人!」
  「我是背叛妳,但有没有问过我的感受?」
  「我为你做的难道还不够多吗?身为你的母亲,还得兼当你的爱人。」
  「这算哪门子爱人!如果刚刚的情景妳都见到的话,那才叫做爱人。她让我
销魂、让我快乐,而妈妈妳呢?妳曾让我如此快乐过吗?」
  「我……我们说好的……不能够……」
  「不,不是这样的,妳也说过,在妳『答应』之前,我必须安分,我也遵守
了妳的要求,但你却迟迟不肯答应我的要求,这不公平。」
  「妈有妈的苦衷。」
  「我也有我的。男人不能过只有爱而没有性的生活,这事实难道妈妈妳不知
道吗?」
  「母子是不能……我已经尽量满足你了,而那是我的极限……」
  「极限?妳祇是不愿放弃做我母亲的身分而已。要妈妈当我的爱人,就是希
望妈妈把我当成真正的男人看待,而不是长不大的儿子。」
  「够了!不要再说了!」
  母亲摀着双耳,哭泣的奔向房里。或许这一招用的有些太猛,一时没有考虑
到其实母亲的心是很脆弱的。我不禁也有些内疚。
  一整天过去了,母亲连房门也不肯出,好几次到母亲的房门外倾听房内的声
音,房里静得可怕,真希望母亲不要做出时么傻事才好,但在这节骨眼上,我有
不能拆穿自己的把戏,真是让我进退维谷。
  「妈妈既然这么坚持,我看,我们的爱人游戏就到此为止吧!从今以后,我
还是妳的儿子、妳还是我的妈妈。」
  想不到先退步的竟然是自己!我隔个房门说出自己的想法,目的只是要终止
母亲对我的冷战,想不到话一说完,母亲的房门竟然主动打开了。
  哭红的双眼、一天未尽时而消瘦的脸,看了我好心疼,我人不住抱着母亲痛
哭了起来。
  「妈……对不起,都是我任性……请妳原谅我……」
  母亲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头,像是在安慰受伤的小羊。
  「别再说了,妈已经想通了,这些年来,我不曾做个好母亲细心的照顾你,
又怎么有资格在这个时候跟你摆什么母亲的架子呢?」
  母亲的话语带玄机,但一时之间,我还不太敢确定自己的推断。
  「妈妈永远是妈妈,但和你玩爱人游戏的这短短一个月时间,却让妈妈真正
感受到做一个女人、甚至是一个被爱的情人的快乐,这都爱谢谢你。」
  「妈妈也让我体会到做男人的快乐。」
  母亲摇摇头,用温柔的眼神看着我说。
  「就如你所说的,男人不能过有爱无性的生活,刚开始,我以为这只是一场
游戏,不过现在,一切都已经变成真实了。」
  「妈妈是说……要继续当我的爱人?」
  母亲坚毅的点点头。
  「百分之百的爱人,包括我的心、和我的身体……」
  我真不敢相信母亲就这么屈服了!是自己聪明,还是母亲太过脆弱?不过那
已经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妈妈的第一次,可不能随随便便就给你。还记得教堂后的凉亭吗?那个游
戏开始的地方。游戏从什么地方开始,就要从什么地方结束。」
  「那……结束之后呢?」
  母亲脸上路出诡异的笑容,让我陷入无边的想像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