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一百一十三章 重归于好

时间:2017-12-07 「爷问你呢,乖,告诉我!」我又追问了一句,她犹豫了半天,埋头像蚊子一样小声回答说:「后备厢里。」我看看四周没人,下车打开后备厢,看见她和雯丽的两双高跟鞋歪斜地放在那里。我提起玉凤的这双,仔细欣赏了一下,尖包头中空细高跟整个都是珍珠白色,再加上繫带袢子,的确是精美骚俏,一双光鞋看起来就觉得有些冲动。我又拿起来放在鼻子边闻了闻,有股皮革的香味混着几缕汗水的气息,说不上好闻但很生活。
  拎着这双精美的高跟鞋,我拉开右前侧的车门,扔到还傻坐在坐位上的玉凤的脚前,用命令的口气说:「给爷爷我换上!」玉凤看看我,露出一丝苦笑:「爷,你饶了我吧,这里是学校啊!」「知道是你的母校,就是让你换双高跟鞋而已,看把你吓成那样。当然如果你觉得这里不合适,我可以开回网球场,车子就停在你的熟人教练的面前,也可以开到学生宿舍前面,停在你的学妹面前。你倒是换还是不换?」
  小妮子换也不是,不换也不是,看起来今天这身该死的网球裙本来就撩拨得我有些心痒难耐,再换上这双充满女人韵味的细高跟包鞋,肯定逃不掉被我糟蹋狂干的命了,自己的下面至今还有些隐隐做疼呢。不换当然更不可能了,才吃够了苦头的她根本没胆子去细想这个假设。
  最终她还是终于屈服了,低头在车上先解了网球鞋的白色鞋带,脱了下来,再一只只将一对丝袜粉蹄子伸进高跟鞋的尖包头里面,最后繫好了脚背处的袢带。
  「把网球鞋放到后面去,还要爷来伺候你吗?」我冷眼让开了门,看着俏妮子一双珍珠白的高跟粉蹄缓缓伸出来踩在地面上,丝袜长腿加这双性感的细高跟鞋,配上这身雪白的网球裙和网球帽,既青春又性感,健美中流露出几丝妖艳,撩拨得老子简直要发狂了。
  俏妮子弯腰将自己的网球鞋放进后备厢,等她一起身,老子一手关了后备厢盖,一把搂定鲜嫩的网球裙美女,淫笑着说:「小贱货今天穿这身真是满风骚的,是不是发浪想老子干你了?」她惊讶地望着我:「爷……你说什么呀?」「我说你裙子好短,露大腿露太多了,老子看着就想弄你来着。」
  玉凤下意识地身体向后缩,伸手打开我:「人家打网球时都是穿这种裙子的?我愿意穿什么关……」没等她说完,我猛地双手压紧她戴着网球帽的妖娆的美人头儿,旁若无人地强行咂着美女的嫩舌头强迫着她深吻起来,接着双手在这高跟美女的身上浑身乱摸起来。
  阴户上传来阵阵湿热的酥麻感:「啊!你干什么?」玉凤低声惊叫着,我的魔手在下面撩开网球裙就开始隔着薄薄的内裤搓揉起她阴部来,虽然隔着层布,但也好像直接接触到一样。
  「爷,你别这样,求求你了!」玉凤用力夹紧双腿,但我的手恰好阻挡住她的动作。「爷……放开我!啊!」最敏感的部份让我乱摸,玉凤快要崩溃了:「有人过来了,快放开我,我要喊救命了!」
  「那就快喊吧!相信在你的母校,有很多人想看看以前的大班花漂亮的学姐喊救命的样子!」我牢牢压住她,上面强行亲着嘴儿咂着她的小嫩舌头,一手伸进运动衫挑了她的奶罩揉摸起她胸前一双粉奶子起来,下面则拉开小内裤摸进浪逼里,此时她只有那两只精美性感的高跟鞋徒劳地在下面蹬着,可怜地表示着她十分软弱的反抗。
  这时候,真有两个大学男生从我们身边经过,但在大学校园里,情侣情到浓时有一些亲热的举动,似乎已经是人之常情了,他们只是略微加快了脚步不想惊扰我们的好事。
  不过我和玉凤今天的确有些过火了,我们紧紧抱在一起,简直当身边路人为透明,犹如进入「无人之境」,不但热吻,还乾脆直接了当地「动手动脚」,火爆程度直逼电影镜头。其中一个大学生不小心看到我们过度亲暱的行为,简直有些视觉性骚扰的感觉,顿时吓得心跳加速,脸红耳赤,低声对身边的朋友说:「真没见过这种阵势的,男的真兇,女的可真贱啊……」另一个也接了一句:「是啊!大庭广众之下就被直接摸了进去,这女的真是有些贱。」
  这两句话隐约传到在我怀里挣扎着的俏妮子的耳朵里,她臊得满脸通红,也许有些破罐子破摔了,慢慢放弃了反抗。女人就是这样,只要被你得手了,自然也就顺了你。我胡搅蛮缠和她鬼混了半天,终于弄得她春情大发、淫水潺潺。她既然就範了,老子就开始享受来哦。
  青春性感的美人儿几乎是顷刻间就被我连拉带搡地弄到了车的后坐里,车门一锁,贴了深色防曝膜的奥迪后坐,顿时与世隔绝成了老子的洞房……。
  我坐起身子,让玉凤慢慢蹲跪在我的胯间,一手压着她的网球帽,一手舞弄着大肉棒子敲打她的俏脸,敲硬了直接撬开她的小嘴让她含了进去。肉棒在小美女嘴里逐渐涨大,而且经过含啜后越发坚硬,像这样的网球美女帮我口交实在是别有滋味啊,同时她自己强压的慾火被嘴里一出一入的肉感和我龟头前端散出的腥味所慢慢勾起。
  玉凤加速着吞吐,舌头也不停地在我的龟头上纠缠,似乎想早早完事,但没想到十几分钟过去了,我依然坚挺。但我再也忍受不住冲动了,拉起她放倒在后坐上,全身压了下去,用力扯烂她的内裤,斜眼一瞧,上面的蜜穴骚水淋漓,下面的小屁眼却被干得红肿得翻了出来,实在是被干得有些过了。「贱货,屁眼都被干成这样了,刚才还满场飞像个白蝴蝶一样,像个勾魂的妖精。」一边骂着,没等她反应过来,老子那粗大的男性器官便挤开网球美女白蝴蝶的肉唇,一马当先冲进了令人销魂快活的湿润紧凑的蜜穴。
  「哦……」极其充实的满足感,令这女大学生发着浪撩情地呻吟起来,几次有力的抽插让她差点爽得昏过去。「怎么样?在你的母校干你这个漂亮的毕业女生真是太爽了!」我得意地挑逗着身下的尤物。
  「你……哦……哦……啊!你……」玉凤刚想说话,就被老子的一轮猛冲打断,我感觉到她阴道内几下有规律的痉挛,知道这白蝴蝶就要高潮了,她紧闭起漂亮的大眼睛,随我的动作摆动着腰肢:「啪啪!」性器紧密结合时发出的声响充满耳中,她就要不行了。
  「嘿嘿!」老子突然停了下来,她等了一下仍没见我动,忙睁开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我笑着将她的两条精美的长腿架在肩膀上,一声虎吼将肉棒子更深更有力地捅了下去,捅进白蝴蝶那柔嫩多汁的美逼里,干得她婉转娇啼、媚眼如丝……。
  我抬起头来,突然看见肩上两只精美诱人的珍珠白尖包头细高跟鞋正鞋底朝着天,有一下没一下地蹬在车顶棚上,妈的,老子的鸡巴捅到玉凤的身体里面去,她的高跟鞋则翘到天上来,我一边亲着带点汗臭的丝袜骚蹄子,一边狠狠地干着胯下这个穿着高跟鞋张开嫩大腿的俏货美逼,一来一往的,老子的鸡巴在她的阴道内发出阵阵抽搐。
  「夹紧了!」随着老子一声低吼,身下的网球美女这只飞舞了半天的白蝴蝶听话地夹紧了两条丝袜长腿,性感的包头高跟鞋也绷得直直地向着天,同时她下面的美逼也夹紧了老子不断抽耸着的大鸡巴,爽得老子无以复加。
  一股股灼热的液体飞散在美丽白蝴蝶的阴道的深处……。
  云收雨散之后,我舒服地趴在俏妮子身上小憩了一阵子,这才慢悠悠开着车回到了网球场。雯丽等我们半天了,有一句没一句地和教练聊着打发着时间,看我们的车回来了,和教练简单告别后一头钻进了车里。
  我开着车,雯丽坐在前排副驾的位置上,玉凤则一个人坐在后面没有吭声。雯丽也许发现气氛有些异常,先看了我一眼,见我面无表情,又回头仔细打量着玉凤,赵烽却很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胀红了脸。雯丽一见她这样,多少有些弄明白。
  她使劲在我的大腿上掐了一下,我「哎哟」一声叫了起来,这死老婆下手可真够重的。「死鬼,刚才又拉着玉凤一起出去干了什么?」雯丽恶狠狠地盯着我问了起来:「没干什么呀,我们到她的母校转了转,散了几圈步而已!」我有些心虚,不敢看雯丽藏在金丝眼镜后面咄咄逼人的眼神。
  雯丽见我对答得很自然,没有什么破绽,便抓住玉凤问了起来,可俏妮子哪里敢接招,支支吾吾的反而更加引起了雯丽的疑心。「白秋,你皱一下眉头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撅一下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雯丽这话带点欺哄讹诈的味道,我当然不能让她太张狂,反击了一下:「是吗?雯丽,我可真没看出来,你是诸葛亮再世、司马懿托生啊,能掐会算吗?有本事算个好日子咱们进洞房,算出来我才服了YOU呢!」
  雯丽一下被我打在七寸上,气焰顿时有些收敛了起来。但她狐疑地在我和玉凤的身上瞧了半天,瞧得我心里有些发毛,下意识想去拉裤子的拉链,惊出了身冷汗。低头斜眼瞧了瞧,还好,没什么破绽。
  但是,端端就是这个当口,天大的破绽被发现了,雯丽突然大笑起来,心情舒畅不已,笑得我心里一阵发毛来着。「笑什么笑?雯丽你是得了失心症吗?」我伸出两个指头在她面前晃了晃,雯丽一把推开我的手,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
  可惜啊,美女不是挑逗我摸我大腿来了,她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呀。她的手弓了起来,慢慢掐进我的肉里,很有些得意地缓缓问我:「白秋,我这车的顶棚上怎么有脚印呢?咦,好像还是高跟鞋蹬的呢!」
  我一听这句,心里连歎大事不好,急忙打了右转灯,一脚剎车想将车停在路边,可还没等停稳,腿上就是钻心刺骨的一阵巨疼。雯丽真他妈是朵带刺的毒玫瑰,这样的女人我居然还想讨来做老婆,我真有些想扇自己几个大嘴巴子,自歎自己实在有些瞎了眼啊……!
  又是赔罪,又是答应晚上请客购物,雯丽好容易才饶了我,玉凤低头看着自己脚上的那双漂亮性感的包头高跟鞋,都怪她们惹的祸,臊得小脸通红,实在有些惹人怜爱。
  打网球又干女人,弄得一身臭汗,回到江陵大酒店,我们一起进了豪华卫生间的冲浪大浴缸里好好泡了泡,雯丽先洗完出去了,我让玉凤替我按摩了一下,洗完澡显得神清气爽的感觉。
  穿着浴袍走出来,却意外地发现潘莉过来了,花一般的容貌,玉一样的肌肤,腰肢袅娜,身材苗条,真是行一步也可人意儿,看一眼也使人魂销的大美女。她上身穿件白纱吊带紧身上衣,下面是条草绿色闪光绸露膝短裙,光脚穿着双银白色细带露趾高跟凉鞋,显得清爽俏丽。高高挑挑的绝色美人儿似有意似无意地瞥了我一眼,微微一晃肩,将一头秀髮甩在脑后。只是这么轻微的一个动作,便让我再难将目光移开,这大尤物一个狐媚桃花眼就让我有些忽忽悠悠的很有些感觉。
  原来这两天谢娟身体不太好,她又忙工作又抽时间照顾谢娟,几乎没听到玉凤的事情。刚才雯丽打网球时,潘莉打了个电话问了几句,并约好今晚来个同学会。
  「白秋,我们几个都是你的同学,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呀。你要是还认我们这几个同学,就原谅玉凤吧。」潘莉说话的口气柔和悦耳,让我听起来就觉得心里一阵舒坦,但还是要拿她一把。「那里这么简单就原谅了她,毕竟她犯的是生活作风问题,不好好纠风整顿一下,我以后还管得了这个家吗?还管得了这个公司吗?」
  「家里的事儿由我和潘莉管着就是了,公司的事儿我们也可以管下来。」雯丽不痛不痒地来了这么一句:「那还要我干什么呢?还要党的领导干什么呢?」我心里有些不太痛快起来。
  「白秋我的爷,你可别生气啊,雯丽姐是心疼你的身体,才想里外都包下,让你抽出时间和精力来考虑公司发展的百年大计呢!」潘莉半真半假的这段恭维话,听起来自然要受听多了。不过,她随即话锋一转:「说到生活作风问题,白秋你也要理解。毕竟这也是人之常情,七情六慾,上到党和国家领导人,下到普通的黎民百姓,谁又是绝对清白乾净的呢?」玉凤听她这么说,抬起头来看看她,大眼睛里充满了感激的神情,雯丽也连连点着头。
  「玉凤是没做对,她这事儿前后我也不太清楚。」听潘莉这么一说,我好不容易找到个插话反击的机会来,恶狠狠地盯了玉凤这贱货一眼,介绍了这小妮子在外面偷腥的事情。
  但潘莉没有被我的怒火和气势所压住,似乎胸有成竹地慢慢把火引到我的身上来了:「说到偷腥,玉凤不过是小女孩的心性儿,偶尔偷了点腥而已,要说偷腥谁有冤家你白秋厉害啊,背着我们几个弱女子,才包了漂亮的女报幕员汪璐瑶,又霸佔了着名的甜歌星李玲玉,这些美艳女子浑身上下的腥臊全都归了你。白秋你这个冤家今天在这个身上偷一点,明天偷那个一点,说起这堂而皇之的偷香窃玉,白秋你才是教授博士呢。」
  雯丽一听,也阴阳怪气地跟着起哄:「是啊,就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白秋你不说清楚,今天咱们就没个完。」这红脸白脸一起唱,潘莉两下就把我打哑了,加上雯丽不停在中间搅和,弄得我头都大了几圈。
  「大姐二姐,你们也别说了,其实都是我不好,爷愿意原谅我当然好,实在不愿意的话,就让我扫地出门吧。」玉凤神情黯淡地说出了心中想法。走到这个当口儿,我不得不正式表态了。
  「玉凤这件事,大家都别说了,今天我就在这里画个句号,今后谁也别提,谁提我跟谁急。」看大家脸上的神情顿时有些放鬆了。
  「不过,在这里首先我要自我检讨一下,平日里对玉凤同学关心不够,这是她犯错误的最主要原因。当然,雯丽在管理上犯了失察的错误。」就这么两句话,大帽子下面其实开了小差。
  当然,对玉凤还要不疼不痒批两句维持一下我的面子来。「不过,玉凤同学也要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挖挖根子。」
  最后当然是少不了的屁话了:「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想法,我们觉得还是应该给玉凤同学一个机会,让她有机会改正错误,回到正确的路线方针上来,回到党和人民这一边来。」
  终于,心里的疙瘩解开了,大家的心情都放鬆了起来,连日苦着脸的玉凤,脸上都绽放出愉快的笑容,显得更加青春迷人。
  三女唧唧喳喳商量了半天,决定去吃香辣蟹火锅,没多久就换好了衣服,雯丽和玉凤多少受了潘莉的影响,玉凤上身是条淡粉色低胸吊带上衣,下面是条同色心形大花带褶短裙,也是光脚穿着双白色细高跟露趾凉鞋,雯丽则是淡紫色印花吊带背心配白色七分裤,脚上是双白色高跟鞋,最绝的是高跟鞋的前面印着朵艳丽的牡丹花儿。
  三名清爽漂亮的大美女陪着我一起吃火锅的时候,我们这一桌的美丽指数简直可以用爆棚来形容,来来往往的男人女人,不同的目光在她们身上掠过,这里简直成了整个餐厅的焦点。
  「雯丽姐,你和爷结婚的时候,选谁当伴娘呢?」吃到中间的时候,玉凤突发奇想问了这么一句,有些想巴结的感觉。也许是她发现如果没有雯丽和潘莉两个当姐的给她罩着,平日里心高气傲的她即使不被我给收拾惨,这条小命也会丧在月琴那一帮子贱女人身上。
  「是吗?有这么一天吗?」即使一直没有鬆口,但听到这个问题,雯丽还是有些高兴,看了我一眼狡黠地笑了笑,然后似乎有些开玩笑地对玉凤说:「我就让你当我的伴娘。」玉凤听了以后先是有些高兴,但突然又有些沮丧起来,胆怯地看了我一眼,低声说:「我不配啊!」
  「有什么不配的,伴郎伴娘应该是金童玉女,玉凤你本来就是玉女嘛!」潘莉笑着安慰着玉凤,雯丽看着潘莉,似乎突然有了个绝妙的想法,附在我耳朵边说了句,说得我连连点头不依。
  「说什么呢?神神秘秘的样子。」潘莉看着我们两个勾勾搭搭得意的样子,似乎有些吃醋。我一下笑了起来说:「不仅玉女有了,金童都有了呢!」「玉凤是玉女,哪里有什么金童啊!」潘莉有些大惑不解地追问了起来。
  「潘莉你看看你自己,个子又高,性格又乾脆,女扮男装打扮出来不活脱脱就是个金童吗?」雯丽笑着说,我也点头附和着:「潘莉,你别说啊,如果你觉得伴郎不想当,那我和雯丽结婚的时候,你和玉凤两个给我们当喜娘好了,反正你是肯定跑不掉这差事的,说真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呢!」说到这里,我吐了一下舌头,发现自己似乎有些说漏了嘴。但说心里话,潘莉这个冰雪聪明、温柔体贴的绝色大美人儿,不仅是我最懂事的小老婆、最能干的属下,还是我最贴心的好朋友,有她在我身边陪着,和雯丽的这个婚我才会结得安心而踏实……。
  购物后回到江陵大酒店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玉凤伺候着我们一边品红酒,一边听音乐,最近的工作实在太辛苦了,我也不想再和她们讨论什么工作,所有的事情放在礼拜一去办,大家随意地聊着天,真是温馨惬意啊!
  看看有些晚了,喝了些红酒的我们都有些情意绵绵的冲动,搂着未来的新娘雯丽、牵着大喜娘潘莉的小手就往大床上拉,小喜娘玉凤却要躲了,苦苦哀求说:「爷,你饶了我吧,人家的屁眼昨天被你给乾裂了,下面又被你今天干肿了,还怎么伺候你呀,你让人家休息一下吧。」听雯丽说小喜娘只是在另一个房间的小铺上睡,有事随时可以叫她过来的,这几天弄玉凤这个俏妮子有些上瘾的我心也放开了。反正都是一道门锁着一家子住着,只要想弄随时可以弄的,何况有漂亮的新娘雯丽和绝色大喜娘潘莉陪着,下午才消耗了一遍的我今晚应该就够了。
  和雯丽、潘莉弄久了,新鲜劲儿一过,再漂亮再绝色都多少有些审美疲劳,这些还不是最主要的问题。和她们情深意重、相亲相爱,即使做起爱来也都是温柔体贴、相敬如宾,捨不得下狠手,但这样多少有些意兴阑珊。
  而玩月琴、璐瑶她们就不一样了,我和她们的关係绝不是什么情人恋人,而更像是出钱的嫖客玩下贱的婊子,玩起她们来我才觉得更可以放得开。让她们穿红色高跟鞋就不敢穿白色高跟鞋,让她们穿长筒丝袜子就不敢穿长筒裤袜,想让她们做什么就得给老子做什么,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糟蹋作践,玩得她们讨饶哀号、呼天抢地、痛不欲生的,那才是玩女人的最爽感觉,才觉得实在而过瘾啊!
  「老套都玩腻了,今天咱们来个新鲜的。」我左拥右抱着两个美女有些兴致勃勃地说。「白秋你个死鬼,又想出什么新鲜花样儿来作践我们姐妹呢?」雯丽笑着问,大喜娘潘莉也是洗耳恭听的样子。
  「每次都是潘莉让着大姐,今天你们两个都不许让,来个床上争宠,彼此辱骂打闹都可以,看谁争得好老子今天就宠谁,还给发一万块的争宠胜利特别奖。」两女看我这样说,嘴里嘀咕着「讨厌」「无聊」什么的,但最后还是乖乖就範了。
  酝酿了半天,雯丽开始出击了:「白秋!我和你那么长时间,难道你不爱我了吗?爱我就把你那边的骚货赶下床!」「白秋我的冤家!你是我的一切,你还记得说过的话吗?我比她强!别理那个烂货!」潘莉含着笑意骂着,这只大妖精浅笑颦怒,怎么看都可着我的心啊!
  「你哪点比我强?除了那股子骚劲,还有什么?」雯丽有些找到感觉了:「哪都比你强!这里!这里!这里!这里……!」潘莉也不甘示弱,一手抱住我的右胳膊,扭动着身子撒着娇,另一手在身上快速比划着,点到臀部时扭动身子更是夸张地朝雯丽撅起丰翘性感的美臀示威,以便激怒对方!
  「哼!对于男人,最重要的只有一点!我看你那处才是银样蜡枪头!」雯丽不为所动,说着也一手抱住我的左臂,眼里放出色情的光线,小腹部位更是挨挨擦擦,极近挑逗之能,另一手则滑向我的裤裆处,放浪地缓缓抚摸起来。
  「嗯!」「嗯!」两只柔嫩的女人手在我的裤裆处相遇,迅疾对抓在一起,开始较起劲来……。
  「白秋!爱我吧!爱我就要我!就在这!嗯……!」雯丽大胆得露骨!一副骚媚饥渴的样子。「白秋!我要!下面都湿了耶!」潘莉更是直接了当,抱住我的胳膊带动我的手向自己下体落去……。
  此刻这两个进入状态发情的情妇都像动物向主人争宠般地向她们共同的情人求爱,各自拥住我身子的一半,用自己最敏感的部位摩擦着,风情万种的腰身和大腿紧紧夹住自己所拥着的那一半;我哪里遇到过这种阵仗,下面小弟弟快把裤子涨穿了,高高顶了起来。
  「别……别!你们别这样,我受不了了!」我有些惊奇又怀着欣喜看着两个大美女在争宠中逐渐发情,我想退但那里有什么退路,两个女人的春情攻击的炮火却更加猛烈起来。
  「他是我的,你滚开!」「只有我才能满足他,他是我的!你滚开!」「就你!?床上功夫比我差远了!就会学母猪死哼哼,滚开!」……
  我哪里还忍得这迷人折磨的诱惑呀,两个女人在一个大被窝里争宠发骚打嘴仗,更加激发了我勃勃的淫性,轮番搂着压着两个漂亮老婆狂干了整半宿美美丢精洩慾后,这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偷偷溜下床,把鲜活水灵的漂亮女大学生玉凤给压在另一张小床上生吞活剥了,干得她死去活来婉转哀啼,我相信被我那大鸡巴餵饱的她,此刻绝不会想着再去偷什么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