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美少妇的哀羞 第三十五章

时间:2018-02-09 沖完澡换上乾净内裤和卫生棉后,小依套上简便的家居服走出浴室,一边侧着头用毛巾搓乾湿髮,生理期的不适加上昨日新添的创痛,让她心头总是闷闷不安。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茶几上搁着一本近期杂誌,可能是玉彬带回来的吧!杂誌的封面朝下,小依随手将它翻过来,一个令她颤慄的人脸随之映入视线、强烈的恐惧冲向大脑。
  「啊!」惊叫一声!像被蛇咬到似的把它推落到地上。
  杂誌封面是以朱委员为主题,看到他充满权势淫慾的表情,被他强佔身体的记忆历历犹新,小依闭上眼就脑海就浮现那张邪恶满足的笑脸,还有……还有下体那份饱胀烧痛的充实感……
  「……」她手脚冰冷,但脸颊却隐隐发烫,心跳也快了起来,明明对这猪狗不如的男人感到恐惧和厌恶,但是颤抖的玉手却像被催眠似的,还是去捡起那本掉在地上的杂誌。她深吸了口气,两腿也抬到沙发上斜并着,然后将杂誌放在大腿上。
  连自己都搞不懂此刻心里在想些什么,那种恐惧、羞耻、不安、罪恶所交织出来的兴奋,正像魔鬼一样引诱着她。发抖的翻开杂誌,第一页都是朱委员的专访,小依根本看不进去里面写些什么?只觉得头晕目炫,杂誌上朱委员的照片不断在衍生、扩大,佔据她的视线、大脑,周围变得好安静,只听到自己急喘的呼吸和意乱情迷的心跳声。
  朱委员短短的兽爪此刻好像正粗鲁的抓揉她乳房,那条火烫的铁棒也在她体内……
  「啊……」小依微启朱唇轻吟一声,一只手不自觉的伸进衣内,用指甲捏捻勃翘起来的乳头,杂誌被她夹进两腿间,用方方的边缘磨擦柔软的溪缝位置。
  「嗯……哼……别那样……你们……别看……」除了堕落在被朱委员强姦得想像中,她同时也幻想着有许多人在看。
  「……哼……人家……这样……被糟踏的……好丢脸……啊……别看……哼嗯……讨厌……腿被张……得好开……别……这样……哼……都被看到了……」
  她喘哼哼的呢喃着淫语,此刻脑海里一片空白,完全融入自淫的快感中,由于有卫生棉保护着嫩穴,因此受创的肉花不但不会疼痛,用力磨擦还会产生又麻又痒的快感,那是种滨临高潮却又不容易洩、全身软洋洋的连骨头都要酥掉的感觉……
  「嘟…嘟…」正当她渐渐登上顶峰,电话突然响了,小依迷糊的接起来……
  「喂……」电话那头是玉彬的声音:「……你有没有好一点……」
  小依听到丈夫的声音不但没停下自慰的动作,反而有种偷情的罪恶而感到更刺激。
  「嗯……没事了……」她强抑着急促的喘息回答。
  「你声音听起来很累,先不要作家事了……」
  「唔……我会多休息……」小依嘴里回应丈夫,手却急迫的脱掉身上尽有的一件外衣,里面并没戴胸罩,雪白纤柔的身子只剩内裤。
  「今天我会早点回去……明天可能还要下南部出差二天……」
  「嗯……好……」小依忍着阵阵快感和倒错的激情,心口不一的回答着。此刻她变成跪趴在长沙发椅上,话筒的黑色线圈缠绕过大腿根、柳腰和乳房,一手从胯下穿出,隔着饱满的裤底快速抠着耻缝的位置。
  「你还好吗?声音听起来不太对?是不是还不舒服啊?」
  「……我有点累……想休息了……」小依已快忍不下去,她将那本杂誌移到胸部下方,摇动身体让垂晃的乳尖来回磨擦杂誌上面的朱委员,想像被他吸含乳头的自虐快感。
  「好吧!早点休息!我要挂电话了!」玉彬那头终于挂掉电话,小依迫不急待的鬆开话筒,任由它连同线圈缠挂在身上,然后尽情的呻吟扭动身体。
  「别咬……咬人家乳头……哼……人家会……高潮……哼嗯……别看……」小依沉迷在被人奸虐的快感中,咬着唇愈来愈激烈的抠自己下体,经血被她挤弄得流到卫生棉外,洁白的裤子和腿根又被沾污了!
  「委……委员……不要了……我受不了……呜……呜……」她另一手抓着自己乳房,让乳头用力的磨过尖锐的杂誌页角,疼中带痒的电流加速了高潮到来!
  「啊……」终于一股熔浆在体内爆发,小依绷紧身子俯在沙发上抽搐发抖,她不是没自慰过,但这是最淋漓尽致的一次,由于完全发洩,连思考的气力都在一瞬间被抽离出身体。高潮过后紧接而来是无法抵挡的疲倦和睡意,小依没有任何清理的动作就沉沉的在沙发上昏迷过去……
  当她醒来已是午后了,尝到自慰甜头的小依,内心充满激情过后的空虚,而且由于睡姿不对,更让全身酸疼不已,她吃力的撑起身子,慢慢解开缠在身上的电话线圈,将话筒放回去。
  「玉彬……原谅我……下次不会了……」她低声自语为背叛的行为道歉。因为衣裤都被汗水和经血弄髒,她只得再洗一次澡。
  ※※※※※※※※※※※※※※※※※※※※※※※※※※※※※※※※※※※
  莲蓬头正哗啦啦的洒水下来,泡沫延着欣长的腰身和修直的腿流下,洁白秀净的足趾踩在米色磁砖上,随着淋浴部位的不同而不时移动。
  「嘟…嘟……」浴室的分机电话又响起来,小依关掉莲蓬头拿起话筒。
  「喂!我在洗澡」她以为是玉彬打来的!
  「小宝贝,昨天还爽吗?有没有被那些小毛头玩坏啊?」听筒传来的竟是沈总的声音!
  小依深吸一口气,语气显得异常镇定「你还想干什么?我这样被你们蹂躏还不够吗?」
  「别那样说嘛!你老公欠的是三千万耶!你以为只给弄一、二次就可以算了吗?」
  「我答应过……随你们处置,但是昨天那些学生……还有玉彬的同事,我没答应过,你们这样太过份了……」小依说到这里忍不住又红了眼眶。
  「昨天车上那些小毛头又不是我们安排的,至于你丈夫的同事……嘿嘿!反正他们之前也看过你被干的骚样,有什么好害臊的呢?只差东西没放进去……」
  「不要再说了!」小依听沈总愈说愈不堪,激动得浑身发抖。
  「怎么?你难道忘了你当二年奴隶的承诺!竟然敢对我大声!是不是不想再见你丈夫了?」沈总立刻翻脸恐吓她,他深知这招对小依最有效。
  「不、不是那样……对不起。」果然小依软化了态度,颤声的乞求他原谅。
  「知道错了吗?」
  「嗯」小依虚弱的轻应一声,晶莹的泪珠又不争气的掉下来,她强行压抑委屈的情绪,卑微的对电话那头的沈总道:「我会听你们的话……只是有一个小小的请求,不管你们对我怎样都行……但是别让我先生知道……」
  「哈哈……你在他面前什么淫蕩的姿势都表演过了,还想装贞洁吗?」
  「……你怎么说都没关係,我只求这件事……」即使脆弱的心灵承受沈总残忍的羞辱,仍然得低声下气的哀求。
  「好吧!没问题!这是小事!」沈总爽快的答应下来。
  「谢……谢谢……」想到被这些男人姦淫羞辱,竟还要向他们道谢,她真想立刻痛哭一场。
  「明天你丈夫又要出差,这次要隔天才会回来是吧?」沈总问道。
  「是……」小依不惊讶他为何这样问,因为想也知道他又和玉彬公司那几只猪狗主管串通好了。
  「你还记得朱委员吧!想不想念他呢?」沈总又接下去问。
  「不……不想……」小依脱口叫出来!
  「嘿嘿……你想不想他不重要,他可是想你想到心坎里了!明晚有个聚会,他想你当他女伴……」
  「我不要!」她才听到这里就下意识的打断沈总的话。
  「这么说……你是不愿意啰?」沈总话里威胁的意味十足。
  「不……我的意思是……我只是普通的女人,长得又不够漂亮,不配和朱委员出双……入对……」小依急着解释。
  「你别在我面前耍嘴皮!朱委员可是想死你了,我连你丈夫都安排去出差,他不会知道你和我们的事,如果你拒绝那就太不上道了!」沈总毫不留情的拆穿她慌乱编出的理由!
  小依一时想不出还能说什么话推辞,只感到头皮发麻,两腿几乎要站不住。
  「到底怎样?我还要回覆朱委员!他可没什么耐性,乾脆我跟他说你不愿意好了!只是这么一来,你丈夫会怎样我就不知道了!」
  「不……我答应就是了……」绝望中的小依终于被迫应允。
  「太好了!明天下午五点半会有车子去接你!随你穿什么衣服都可以,到了自然有晚礼服让你换」
  「嗯……我知道了……如果没事……我可以挂电话了吗?」小依不想再和沈总多说一个字。匆匆的结束谈话后,身心感到虚脱而无助,她就好像这些人养在笼子里的猫儿,怎样也逃不出他们的控制。
  ※※※※※※※※※※※※※※※※※※※※※※※※※※※※※※※※※※※
  在朱委员豪华的办公室里,沈总也挂上了电话,转头笑着向瘫在大型办公椅上抽雪茄的朱委员道:「委员!一切都安排好了!明天有车子接你日思夜想的小美人过来,就看你怎么处置了。她说,只要不让她丈夫知道,怎么搞她都心甘情愿。」
  「嘿嘿……这不用她担心,我会好好玩她的。对了!我要你找的那个刺青师父安排好了吗?」朱委员吐出一口菸雾问道。
  「安排好了!这个师父架子还不小,我花了一笔钱才请动他。明天他六点前会到这里。」沈总得意的答道。
  「太好了,我要在这小雌货美丽的身体上,留下一些专属的记号。」朱委员变态的脸兴奋成猪肝色!
  「真是让人性奋又期待啊……」沈总也感到心跳加速,光想想,胯下就硬得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