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恶欲之源 第二十九章 沦落的歌姬

时间:2018-02-08 这次已经是我第三百七十二次在心里大操特操宇多田光这她妈的婊子,好学生不是应该早睡早起的吗?为何宇多田光这婊子半夜三点钟竟仍未回家休息,连累我足足等了近五个小时,待会我定要操死你这臭婊子。
  幸好皇天不负有心人,正当我等得不耐烦打算放弃之际,一轮吵耳的机车声已在我身边响起。一男一女两位铁骑士跨下机车,脱下头盔,已依依不捨地拥吻起来,只难为一旁慾火正烧得又红又烈的我恨不得扑出去将那女的就地正法,以洩心头之欲。
  亲密的男女二人经历了近十分钟的湿吻表演,才依依不捨的挥手作别,我定下神一看,男的是足足六尺的死黑鬼,而不可思议的是女的竟原来就是我此行的目标宇多田光。真是她妈的臭婊子,小步还告诉我宇多田光应该仍是处女,可惜看来她的处女贞操早已拿来益鬼佬。直到那黑鬼骑士远去,宇多田光才依依不捨地缓缓转身上楼。
  终于等到了,我发觉我除了烧红了慾火之外同时亦燃着了怒火,宇多田光的处女应该是我的,但我此刻却升起了带绿帽的感觉,这对我简直是奇耻大辱。
  我缓缓跟着宇多田光上楼,半夜三点令最勤力的警卫也难敌睡魔的诱惑,宇多田光缓缓拾级而上,一点也没有察觉到身后正悄悄迫近的危机。宇多田光从手袋里抽出了门匙,轻轻扭开了厚重而隔音的木门,由于整栋宿舍都是为音乐系的学生而设,所以每间宿舍都採用了良好的隔音系统。
  就在宇多田光推开门的瞬间,我已飞快的闪到她的身后,强壮的臂弯已紧紧扣着宇多田的颈项,手掌同时按上了她正拚命呼叫的小嘴。突如其来的袭击令宇多田一下子惊醒过来,慌忙扭动着肢体挣扎,但是我已先一步将她推入了宿舍之内,再匆忙地锁上了身后的木门。
  可能由于我以往的强姦来得太容易,令我的警觉性稍为下降了不少,宇多田光这婊子竟乘我不为意重重一脚踩在我的脚上。怒痛的我当然不会好好放过这婊子,叫我足足等了五、六小时还敢反抗,我一下子已将宇多田按在地上,同时左右开了狂掴了五、六下耳光。反过来宇多田亦不甘示弱的用她的一双美腿狂踢着我的身躯,不过早有準备的我当然不会再着她的道儿,稍一运气身上的肌肉已变得钢板般坚硬,令宇多田光为护贞而作出的攻击得不到半点甜头。
  不过不伤可不代表不痛,宇多田光的攻击可畏进一步的燃起了我的怒火,我学着电视里的摔角手般一下子扯开了宇多田光的双腿,然后毫不留情的对準她的下阴重重踩了几脚。下阴的重击令宇多田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而猛烈挣扎着的手脚终于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真是火辣的娇娃!』我心里暗讚,我一把扯着宇多田光的秀髮,将她的俏脸拉近我的脸旁,同时道︰「你就尽量挣扎吧,女人越挣扎,干起上来就越有味道,待会儿我上你时你想不叫也不行。」恶梦般的字具用着最亲切的语言说出,宇多田光亦不禁一呆道︰「你是日本人?」我轻轻舔着宇多田的颈项同时一手已将她的洋装撕成两半︰「错了,待会奸你的会是中华牌阳具,你会发觉比那黑鬼的家伙更劲更精采。」
  宇多田光终于察觉到男人的目的原来是美色,久违了的反抗行动再次展开,双臂上下扭打着想推开我的身躯,对于这种淫妇我当然不会留情,一手紧捉着宇多田光的脚踝,同时将她的下阴对準了一旁的台脚,然后一下子再重重一拉,藉冲力将宇多田光的阴户撞向了台脚边。攻击一下子粉碎了宇多田光的所有反抗,痛极的美人儿双手痛苦地按着小腹扭动着,而隐藏在那小巧迷你裙内的纯白内裤亦沿沿渗出了金黄色的液体。
  「失禁了吗?是不是很爽呢?」我淫笑着却没有停下动作,忙碌地在房间里装上了四部摄录机。直到安装完毕后才将奄奄一息的宇多田光抱到了木桌之上。不过在干她之前还有少许工作,我从口袋中取出了一盒录影带,放入了录影机之内,不消一会,电视上己出现了滨崎步的容貌。
  宇多田光冷冷的望着电视机,明显已知道事情的始末,不过小步当然不会放过羞辱她的机会,电视机已接着播出了小步的声音︰「光妹你好吗?我的主人干得你爽吗?我已提醒了他最少要插你二、三十次,看来你定是爽死了吧?还有我的主人定不忘搞大你她妈的臭肚子吧?你就放心留在美国安胎,为主人生过乖巧的小宝宝吧。」
  在宇多田光留心看着电视的途中,我已悄悄走到到了宇多田的身后,粗暴的揭起了她的迷你裙,再扯下了她的内裤,令少女的禁地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我的眼前。宇多田光亦发觉到我的意图,用尽了最后的余力挣扎着,可惜我早已将她摆弄成从后插入的体位,双脚同时已将宇多田的双腿大大撑开,硬挺的阴茎更已準确的抵在少女的蜜壶间,火热的龟头毫无保留地紧压在宇多田的蜜唇上,令宇多田光的每一下挣扎反抗都变成男女双方性器的紧密磨擦。
  而我却不急于进入宇多田光的身体,只是默默享受着她所带给我的快感,同时双手已一左一右地玩弄着她的一双妙乳。
  我以拇指与食指紧紧夹着宇多田的乳头来回扭动,而余下的三只手指则忽轻忽重的按摩着宇多田的乳肉,体味着她的乳房在我的掌心中膨胀起来,我同时吻上了她动人的耳珠,轻轻的吸啜着刺激着宇多田光的情慾。
  虽然内心不甘愿,但是宇多田光的身体仍生出了老实的反应,尤其是下阴的磨擦由于是宇多田光自己作出主动,因此令刺激加倍激烈。只见宇多田光那略为黝黑的肌肤已洩成了发情的桃红色,一双小巧的乳房亦在我的掌心中硬挺起来,小乳头如花生米般硬突起,少女的蜜壶同时亦渗出了甜美的蜜液,由于猛烈的磨擦,宇多田光的花蜜更被她以自己的蜜唇涂抹在我的肉棒上,湿润着我的宝贝。
  不过宇多田光的心里却极之厌恶男人的侵略,少女的眼角已不期然流出了泪水。我强忍着立即插入的冲动反转了宇多田光的娇躯,一下子吸啜着她早已兴奋之极的乳头,同时将她的双手以手扣扣在台脚上,我要一寸一寸的强姦她,最后才在她的子宫内留下永久的烙印。舌尖一圈一圈的撩拨着宇多田光的小乳头,令宇多田不安地扭动着身躯,意图逃避我的舌技,但此举往往令自己的阴户更紧密的磨擦着我的肉棒,顾此失彼。
  我以牙齿轻咬着宇多田光的乳尖,再进而咬噬着她已兴奋得硬涨的乳肉,在上面留下我的齿印。
  交杂着快感的痛楚令宇多田光的扭动更见急速,而少女阴户磨擦着我肉棒的动作已近乎自慰的形式。果然宇多田光在一下慾望的顶峰上粉背向上一弓,同时无数的淫水已狂洩在我的肉棒之上,才化作一堆软泥般倒回桌面。
  我以一手探落宇多田光水湿斑斑的阴户︰「这么快便洩了吗?我还未正式开始啊!」宇多田光紧紧地闭上眼,暗恨自己竟在男人的狎玩下达到高潮。我以双手轻轻拉开宇多田光的蜜唇,更多的汁液已狂涌而出,我以舌尖轻轻舔掉,同时下流地玩弄着那最为敏感的小肉粒。
  在灯光的映照下,宇多田光那代表贞洁的女膜出现在洞口的不远处,显示出宇多田光在一众的黑鬼之下仍保卫着处女最宝贵的贞操,不过这种贞洁将会令她今晚更为痛苦,宝贵的贞操在男人的奸弄之下丧失。一想到这里,我的阴茎已加倍的硬涨充血起来。
  我轻轻吸引啜着宇多田那最敏感的小肉粒,同时不停将热气喷进她的蜜唇之内,强大的刺激令宇多田的身体再次抖颤起来,重複着不安的左摇右摆与捍卫贞操的挣扎。不过落在我手上的猎物哪有这么容易逃脱,我双手一左一右的拉开了宇多田的大腿,火热的肉棒已抵在她柔软的蜜唇上。
  终于到了插入的时候了,由于充份的前戏,宇多田光的身体亦早已进入了作战状态,汹涌而出的甜美蜜液由那紧合的花瓣中渗出,我故意以肉棒来来回回的磨擦着宇多田光的花瓣,令一圈又一圈的蜜汁布满了龟头的表面。
  「亲爱的光妹,替你开苞的时候到了。」我学着滨崎步对宇多田光的称呼,下身的动作却不见得有一丝含糊。硕大而圆鼓的龟头深压着宇多田光最隐密的肉缝,再一寸一寸的迫开了两旁娇嫩的花瓣,侵入了少女贞洁的体内。粗壮的开荒者不消一会已遭到了障碍,那是宇多田光体内最后的防守。
  宇多田亦察觉到自己的处境,放下最后的自尊哀求道︰「求你,不要……」
  「不要停是吗?」我淫笑了一声,攻城车已结实的撞在了宇多田光贞洁的女膜上。重重的一击,令龟头贯穿了宇多田那代表着洁的处女膜,溅出了破瓜的血花。宇多田光失身的哀号传遍了室内的每一个空间,不愧是着名的女歌手,连开苞的哀号也比一般人来得甜美,不过接下来可轮到宇多田光的表演时间。
  长驱直入的龟头重重的撞入了少女的花心,迫使着宇多田光发出了一下又一下惨烈的呻吟。阴道的撕裂触动了宇多田光的每一条神经,宇多田感到自己的下体像插入了一根烧红的球棒,并正以连翻的狠劲,搅碎了自己的内脏。每当男人的龟头重重的撞中自己的花心,宇多田光也感到体内的空气像要因此而挤出,不由得张大了小嘴发出哀号。
  熊熊的慾火的确烧红了我的肉棒。粗、硬、长、强的人间凶器深深的插入了宇多田光的体内最深处,摧残着少女的贞洁,勇猛的龟头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宇多田光的子宫,令受辱中的少女配合着我的动作发出着惨叫声,配合着宇多田的泪水形成了绝佳的视听效果。我放开了宇多田光的双腿,改为抓着她的一双椒乳,借力令肉棒更深入的轰击着宇多田光的子宫,我的小腹一下一下地拍打着宇多田的香臀,奏出最淫贱下流的抽插交响乐,配合着宇多田光一下又一下的呻吟,简直可比美天籁。
  不得讚一讚宇多田光的阴道,紧窄得犹如原子笔的大小,光是插入就已经舒服得不得了,内里的肉纹同时一圈一圈的缠上来,紧紧的夹着我的肉棒套弄,同时又吸又咬,令人爽得发痛,若是一般人的话,才插入已马上洩精也绝不出奇。这回我可要好好的乐一乐,我深深的一顶,感受着宇多田光的子宫因我的深入而挤压得变形,才缓缓的退出了阴茎,然后又重重的顶回来,集中撞击着宇多田光的子宫颈,以方便待会我直接射入她的子宫内。
  幼嫩的子宫饱受着无情的摧残,令宇多田光藉前戏获得的少许快感已烟消云散,可是男人仍毫不停止地轰插着自己的阴道,最后令宇多田光感到男人的阴茎己深深的插入了自己的子宫内,火热的龟头正一下一下地磨擦着自己的子宫壁,彻底沾污了自己体内的每一丝空间。
  不过更可悲的是,宇多田光的身体却无视主人的意志,忠实地反映出自己的反应,少女的阴唇早已化成充血的鲜红花瓣,而少女幼嫩的阴道肉壁虽然已因男人的粗大而硬损,仍随着不停的高潮挤压着男人的肉棒,彷彿要吸尽内里每一滴的精液。而少女的子宫更努力地旋吸着男人的龟头,非常乐意承受男人的精液,甚至为男人怀孕生育。一切一切的身体反应也令宇多田光加倍的心寒,尤其是从墙上的日曆回忆起自己今天正是难得的排卵日,只好期望男人不要直接射进去。
  「準备好接收我的遗传因子了吗?」男人的声音无情的粉碎了宇多田最后的希望,我猛烈的深深一顶,又浓又热的奶白精液已狂射入宇多田光正值危险日的子宫膣内。
  宇多田只感到男人的龟头紧紧塞着自己的子宫颈口,一直维持着密着的状态将精液激射入自己的子宫之内,男人一回又一回的洩射令宇多田的子宫生出了充实的感觉,宇多田光甚至感觉到仍微温的精液已彻底沾污了自己子宫内的每一丝空间。各式各样的感觉,令宇多田光清楚感受到自己已在这次的暴行中受孕成功了,妊娠的感觉来得清楚明白,只不过宇多田光却全没有一丝将为人母的喜悦。
  「十个月以后,自己就是别人的母亲了。」宇多田光只感到无尽的屈辱与痛苦。我完全明白到宇多田光的感受,由我射精之后她那变得死灰色的双眼我已看得一清二楚,不过我仍旧以传教士式的体位维持着宇多田的强迫受孕过程,直到精液满湿得由少女的阴道口溢出。
  随着阴茎的抽出,一丝奶白的稠状物由宇多田光的肉缝间渗出,显示出少女的肉壶内已被我注满了同样的液体。我以手指沾起了这些多余的精华,二话不说已将手指插入宇多田光的小嘴内,粗暴的搅弄着她的小香舌,并将精液涂抹在上面。我缓缓解开宇多田手上的手扣,被强姦得几乎失去意识的少女迅速回复了挣扎的本能,双拳用尽余力猛打着我的身躯。可惜这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丁点儿的力度,我再一次将宇多田光的娇躯反转,半软的阴茎已在她嫩滑的屁股上不怀好意地磨擦着,直到刚洩精的肉棒回复了生气,我已连忙双手用力将宇多田光臀上的两股嫩滑白肉向两边推开,才刚勃起的阴茎已火速抵在少女的菊穴上,再狠狠的尽根而入。
  后庭的撕裂令宇多田一瞬间丧失了神志,不过被强行肛交的少女很快便痛醒过来,双手用力的向后乱推乱撑,希望减轻痛楚。不过却被我看準了来势,反而抓着她的双手借力抽插,粗暴的动作令误入崎途的阴茎尽入宇多田光的股间,令宇多田光发出了惨绝的叫声。
  我当然不会将精液浪费在宇多田的直肠之内,在临发射的瞬间,我已飞快地抽出了阴茎,将盛怒的龟头对準了宇多田光奄奄一息的俏脸,任由奶白混浊的精液,雨点一样的打在她的面上。
  感受到奶白树汁洗礼的宇多田光张开了小嘴喘息着,却被我将阴茎硬塞入她的樱唇内,直至我将余下的精液全吐在她湿润的唇内为止。为恐怕宇多田光咬噬我的阴茎,我才刚射完已连忙由她的口中抽出我的肉棒,宇多田光亦感觉到我所射入她嘴内的慾望,连忙想将嘴内的精液吐出。不过我已先她一步紧按着她的樱唇,同时夹着她可爱的小鼻子,令宇多田光因呼吸困难无奈下将嘴来的精液吞过一乾二净。
  「我的东西好味吗?」我淫笑着拍拍宇多田光的俏脸,宇多田不甘受辱,已将津液混和着唇内仍残留着的少量精液吐回我的面上,同时骂道︰「你自己试试吧!」我非但没有生气,还故作认真的品嚐着脸上宇多田光的津液,然后才道︰「确实不够新鲜,难怪你会不高兴,现在我立即给你一些更新鲜的。」才说完,我已重新将宇多田光再次按在台上,同时取出了利刀刮乾净她那细嫩的阴毛,然后龟头再次对準了她那变得如小女孩般光秃秃的阴唇直插而入。
  虽然已不是第一次给男人强姦,但是宇多田光仍感到身心充斥着屈辱,尤其是男人故意将自己的身体摆成对摺形,令自己近距离的看着自己光秃秃的阴户,淫秽地吞下男人的肉棒,而自己的身体不单不抗拒,反而配合地夹紧了男人的阴茎,甚至下流地流出蜜液,滋润着男人的抽插运动,直到男人又一次将精液射入自己的子宫内。
  时间就在抽与插中过去,直到第二天的早上十时我才满足的离开了宇多田光的娇躯,几历了近七小时的姦淫,宇多田已只能如死鱼般躺在台上,身上布满了各式各样的液体。在昨夜的七小时内,宇多田光由处女之躯变成了拥有十多次性经验的小女人,幼嫩的子宫亦盛满了我遗下的精液并且怀有我的骨肉,而宇多田那细嫩的阴道亦因持继的性行为而肿得没有一丝空隙。
  而宇多田光亦由一开始的极力反抗到最后变成任由我抽插洩慾的肉便所,令我充满了征服感。不过难得有这么好的极品,我当然不会急着离开,在余下的一星期行程内我都会住在光妹的宿舍之内,展开调教新任性奴的生活。